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得民二百万

作者:大X小X分类:历史军事
    管亥说道:“汝等回营收拾兵马,不可妄动,以待玄德公。”

    管亥让管统向部下传达投降的决议,并让部下都放下武器,他自己一人来到刘备军中。

    刘备见到管亥很高兴,知道不用多造杀戮了,毕竟人口对于刘备来说是最重要的资源。

    管亥拜见刘备,还没等说话,众人就听到管亥营中传来喊杀声。

    “大哥,其军有诈!”

    “玄德公,且慢动刀兵,军中有骚乱,待我回去,可立定。”

    “管将军自去。”

    王脩说道:“玄德公,贼众多有反复,不如乘其乱时,挥军掩杀,克竟全功。”

    “其势在我,可稍待片刻。但有变故,再动手不迟。同是大汉子民,不可杀戮过甚。”

    刘备的话刚说完没多久,管亥军中已经平定了下来,士兵也一个个放下武器来到刘备军前。

    管亥抓着徐和来到刘备面前请罪道:“玄德公,皆是此人在军中散播谣言,言玄德公欲杀军士,军士大哗。我至军中,安抚众将士,并将此贼抓来,听候玄德公处置。”

    “是你!”张飞看着徐和,说道,“前番我大哥好心放你一条生路,你不思悔改,今又欲害众人,急求死乎?”

    “玄德公,请再宽恕于我。我愿为一小民,今后必不作乱。”

    刘备说道:“得一不可得二,若汝安心归降,日后为民为将,皆由本心。今日欲趁势作乱,可见汝贼心不死。左右!压至军前,宣其罪状而斩之!”

    “是!”

    刘备抓着管亥的手,说道:“君不负备,备亦不负君。君可向众释疑,今后只需安心为民,前犯之罪,备一概赦之。”

    管亥说道:“青州之内,多有黄巾,不知玄德公,可愿赦其罪?”

    “为活命而从贼,其行可闵,其情可原。备一视同仁!”

    “谢玄德公,亥愿奉玄德公为主,不知尊意若何?”

    “善!甚善!”

    管亥和管统起身整理衣冠,再郑重向刘备施礼道:“主公在上,请受我等一拜。”

    刘备受了一礼,扶起两人,说道:“我欲请二位前往说降各地贼匪,言我不罪之意。不知二位愿行否?”

    “愿效犬马之劳!”

    有管亥和管统两人帮忙,刘备很顺利就接收了包围圈内的百姓。为了让这些人没有疑虑,刘备就把这些人就近安置在北海城外,并给他们安顿粮食。

    都昌解围,刘备见到了孔融。太史慈见孔融脱离危难,没有要孔融的谢礼,告辞离开了。

    刘备挽留太史慈,说道:“青州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子义有大才,何不留于军中,备必不亏待。”

    “谢玄德公厚意,然鄙人此来非为名爵,乃为报孔北海前恩。今若入玄德公帐下,是为不义;老母在家,无人照料,鄙人若远离,是为不孝。鄙人不敢为此不孝、不义之举。”

    刘备说道:“是备孟浪了,子义自去。他日子义若来,备必扫榻相迎。”

    看着刘备可惜的眼神,关羽劝慰道:“大哥,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刘备收拾了一下心情,进城对孔融说道:“使文举公受惊,备之过也。”

    “使君过谦了!使君赴国难,威名传中原,护民回返,仁义无双。青州能得使君为牧,是青州之福也。”

    商业互吹了一番,刘备说道:“备欲开文教,有教无类,然手中典籍甚少。恕备冒昧,不知文举公可愿支援一二?”

    “此仁义之举也,我当倾家相助。”

    管亥和管统两人离开后不久,就带着他们家族另一个在淳于当海盗的管承回来了。刘备拜三人为降贼校尉,让三人继续招降各地的黄巾和盗匪。

    在刘备强大骑兵的帮助下,三人很快便将青州的大股贼匪招降。陆续加入刘备治下的人有近百万人,而刘备让简雍粗略的统计青州人口,共计有两百多万人口。

    刘备有些概况,天灾、人祸等果然让汉末的人口丧失很多,历史上刘备千辛万苦谋夺的蜀中,一共也才一百多万人口,就这还让曹操和孙权眼红的不得了。

    青州这边因为焦和的不作为,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混乱,同时有些郡县还没有太守主官。刘备在征得孔融同意下,让王脩担任乐安郡太守,让孙邵担任济南国相,让是仪担任治中从事。又因管亥和刘备说管承是学文的,刘备便让管承担任东莱郡太守。

    另外刘备为了防备冀州、兖州有可能的袭击,让关羽驻防平原,并主理平原政事。又调简雍到州治所临淄县担任别驾从事,刘备自己则坐镇北海,一方面可就近调动物资,一方面和孔融、卢植紧抓教育的事。

    刘备一直有些担忧,因为他掌权后会颁布一些压制现在士人的举措,有很长一段时间会得不到士人的支持。为此刘备想到了后世工业化制造人才的举措——义务教育加科举。

    受教育的人数上去了,说不定就出来一个诸葛亮式的人物。即便没有那么惊艳的天赋,三个裨将也能顶个诸葛亮。

    刘备在大力整顿青州的时候,士仁护卫者蔡谷和蔡琰来到了河东卫家。却见卫家挂满白布,显然正在办丧事。

    蔡谷递上名谒没一会,卫家就出来一些妇孺。为首的妇女向蔡谷说道:“主事之人未在家中,贱妇代为掌管家中事务。不知蔡先生此来,所为何事?”

    “我蔡家与卫家世代通好,家中长辈早年已定亲事。只因各处兵祸不断,故使人护送我二人至此。”

    妇人哭着说道:“我儿福薄,未能等到蔡家子通婚,还请代为传达伯喈公,我卫家之歉意。”

    这时大家都明白卫家在给谁办丧事了,蔡琰准备嫁的卫仲道死了。蔡谷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向妇人施礼离开。

    不想蔡谷等人刚转身,就听到妇人身边一个女仆说道:“郎君英年早逝,必因蔡氏女所致。”

    “贱人,生死寿命皆由天定,岂可凭空污人名声。”士仁转身一刀刺死了这个女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