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八章 他真的是我吗

作者:鸽子云分类:玄幻奇幻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一轮炽热金黄的太阳独自悬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位恐怖的支配者,没有云彩敢靠近它。


    “噗!”


    在一颗大树下乘凉打坐的道袍青年又猛的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


    那些黑血洒落在草地上,沾染上的青草一瞬间就便没了生机,一股腐朽、恶臭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姜凡那边又出事了?”赶紧默念了一遍清心决稳固心神,道袍青年疑惑的闭上了眼。


    没过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微扬,自言自语的轻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不过还好,我还留了一个后手............”


    说完,道袍青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朝远处隐藏在深山中的村落走去。


    .........................


    “哥哥,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脑袋的肿胀感和身体的酸痛感让姜凡很是懵逼,刚才在被那些黑色触须划伤之后,他感觉意识一沉,之后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在模糊中他感受到,刚才自己似乎好像很愤怒和暴虐,多次想杀人,但幸好之后自己制止了心中那股杀人的念头。


    难道刚才是我在梦游?


    姜凡内心不解,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梦游呢。


    “还是先打电话让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吧。”哥哥面无表情的盯着姜凡,并没有说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


    姜凡皱眉,环顾了一圈四周,地上杂乱不止,王浪他们已经恢复正常,紧闭着眼昏迷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恶堕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目前最紧急的还是先通知申屠流云他们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才挂断电话没多久,公司楼下警笛声响起,驱散周围的行人后,申屠流云带着白珊珊进入明光公司。


    杂乱的工作室内,破碎的电脑座椅撒乱在地上,姜凡把昏迷过去的王浪他们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见后勤部队的人来帮忙,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白珊珊看着姜凡身上的那些伤痕,表情有些担忧。


    “小伤而已,没事。”姜凡笑着摇了摇头。


    申屠流云扫视了一遍周围,然后开口问道:“小凡,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队长,今天早上我来明光公司上班的时候........”姜凡仔仔细细的把王浪他们被那护身符控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申屠流云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浪他们身边,把他们缠在手腕上的红色丝带取了下来。


    丝带上面的符箓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红丝带而已。


    申屠流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王浪他们手腕上取下来的那些红丝带,他没有从中发现任何一丝的异常。


    “小凡,他们是在哪里买的这东西的?”申屠流云把那些红色丝带交给后勤部队的人,然后回头问道。


    姜凡回道:“听王哥他说,他们的护身符都是在月福庙外的一个小摊上买的。”


    话音刚落,躺在沙发的小周忽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见申屠流云、白珊珊和那些后勤部队的成员后,表情紧张的喊道:“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姜凡开口解释道:“别怕小周,这几位都是警局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