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烦躁的雨(求收藏,推荐)

作者:红尘葬月分类:历史军事
    白磊还不死心,他总感觉背后的目的没那么简单,不仅仅是不让自己涉足朝堂那么简单。

    “好吧,我不问,但你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了,你们非得让我藏起来?”

    “能说的我都说了。”

    见吴小瞑语气决然,白磊也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看来只能老老实实听话,把自己藏起来了。

    他刚想解开,吴小瞑的穴道,突然又想到什么。

    白磊好奇道:“小明啊,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吴小瞑大怒道:“白磊,你王八蛋,等我穴道解开了,我一定让你好看。”

    白磊坏笑道:“你确实挺好看的,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只有验明正身了。”

    说着,白磊伸手要解吴小瞑的腰带。

    啊——

    吴小瞑发出杀猪般的叫声,道:“不要……王八蛋,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白磊还真动手了。

    吴小瞑面如死灰,失声痛哭道:“住手,我说,我说,我是宫里的公公……我是太监……是阉人……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你满意了吧!”

    白磊大惊,这才恍然大悟。

    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吴小瞑,白磊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大反应了。

    虽然只是和他开玩笑,可对他来说却是莫大的侮辱。

    白磊手无举措道:“那个,小明啊,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我真的没想扒你裤子……”

    “你还说……”吴小瞑瞪着吃人的眼神道。

    “好吧,我不说,我跟你道歉。

    对不起,小明同学!

    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我真的是开玩笑,我也不会歧视太监,那个……其实做太监也很有前途的。

    我听过一个故事,话说有一个叫郑和的太监,曾经七次下西洋……

    还有一个叫,童贯的大太监,能带兵打仗不说,最后还封王了。

    还有一个叫烽火的大内总管,他以前是写书的,后来他嫌那玩意儿碍事,最后把自己给切了,结果成了一代文坛大神。

    还有……”

    吴小瞑哭诉道:“我不听,我不听,我不想听太监的故事,你快放开我……”

    “行,那你答应我别对我动手啊,不然……”

    白磊解开吴小瞑的穴道后,瞬间退到十几张开外。

    吴小瞑急忙紧了紧自己的腰带,又用吃人的目光瞪了他白磊一眼,后眨眼间撕破黑夜,消失在原地。

    白磊长舒一口气。【@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心里却更加沉重,感觉这些谜团就像眼前的黑夜一样,

    无形无踪,却能遮住双眼。

    突然,一阵疾风袭来。

    白磊大惊,发现吴小瞑又回来了。

    “喂,说好不动手的啊!”

    吴小瞑抛给白磊一本书,道:“这是上面的人给你的。

    还有,那些钱财可不是给你享乐用的,你最好能做出点什么。”

    吴小瞑再次消失。

    白磊看着手里的书本,封页上写着“无相集”,书本很新,里面的字迹也很新。

    翻看一看,第一页还夹着一张“人脸皮”,非常薄,近乎透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人脸。

    继续往下看,白磊才知道这是一本学习易容术的书,这张“人脸皮”是用来易容用的。

    想来是鹰眼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想让自己好好藏起来啊。

    还有那些钱,原来是给我投资用的。

    哎,空欢喜一场啊!

    ……

    大宁皇宫,一间阴暗的房间内。

    吴小瞑如同被人欺负的小孩,趴在程公公怀里哭得伤心欲绝。

    足足哭了十几分钟,好不容易止住眼泪,又不停的抽搐。

    程公公拍着他的背,也不管他哭诉。

    过了半晌,老太监才说道:“小瞑儿啊,看来,还真让人说中了,你这是被他治服了啊。”

    “老祖宗,我不管,我要杀了那个败类,我就要……”吴小瞑语气像是小孩撒娇。

    “哦?看来,他还把你治得不轻,说说吧,怎么回事?”

    吴小瞑吸着鼻涕,抽搐道:“他是个败类。”

    程公公笑道:“是吗?呵呵,天下人都这么说。”

    吴小瞑急了。

    “老祖宗,他真的是无耻败类,他……”

    吴小瞑说不下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程公公加重语气道。

    吴小瞑将今晚见白磊的事儿娓娓道来,不过白磊要扒他裤子,验明正身的事儿,他没好意思说出口。

    吴小瞑记忆力非常好,晚上发生的一切,他记得清清楚楚,这是从小训练的结果。

    讲述过程中,程公公不停的点头,偶尔眼前还一亮。

    等吴小瞑将完后,老太监道:“小兔崽子果然有些手段,小瞑儿啊,从一开始你乱了分寸啊。”

    吴小瞑道:“都是因为那个败类不按套路出牌。”

    “不按套路出牌?何解?”

    “呃,那你败类说的,大概意思是,做事别出心裁。”

    “呵呵,”程公公笑道:“他确实没按套路来,可你也被他抓住弱点了,知道自己栽在哪儿吗?”

    吴小瞑憋着嘴道:“知道,我不该听他将那些烂七八糟的故事,最后一时大意,才……”

    程公公阴沉道:“不,你还不明白,小瞑儿啊,你的心不够狠。”

    吴小瞑一惊,他明白程公公的意思。

    老太监不是说要他对白磊下死手,而是说他处事犹豫不决,不够果断。

    “老祖宗,瞑儿知错了!”

    吴小瞑跪在地上,等着老太监的惩罚的命令。

    却只听到,程公公道:“好了,你下去吧。”

    吴小瞑感觉老太监今天有些奇怪。

    吴小瞑走出几步,又回头道:“老祖宗,真的没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那几个江湖怪人吗?”

    程公公一愣道:“没有,是那小兔崽子胡扯的。”

    “那有丐帮吗?”

    “没有,都是组团要饭的。”

    “那菊花岛和曼妥思山庄呢?”

    “没有,听这名儿都不正经。”

    “那那些大太监的故事呢?”

    “假的,都是可怜人。”

    “老祖宗,你会做做应用题吗?”

    “不……咳咳,小瞑儿啊,以后少看些话本小说。”

    “哦!”

    吴小瞑应了一声,心里有些窃喜,原来老祖宗也不会那些乱七八糟的考题啊。

    这样一来,他应该不会逼我学那些鸡兔啊,水管啊的题目吧。

    吴小瞑刚走出几步,又回来了。

    “老祖宗,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让我和那个败类联系?”吴小瞑带着怨气道。

    “咋的了?看样子你受得委屈还不小啊。”

    吴小瞑脸颊气得通红,咬牙道:“那个败类戳我的胸,还想扒我的裤子!”

    程公公一听,瞳孔放大到极限,狂暴的劲气将斑白的头发吹得四散,厉声骂道:“小兔崽子……咱家要剁了你……”

    ……

    五月廿六,天色阴沉。

    “雨势估计不小,非得今天出发吗?”

    林飘然一早已经问了两次了,对于白磊的执着,她心里有些担心。

    白磊懒散的性格她比谁都清楚,这种天气执意要赶路,不像他,像是被威胁。

    白磊无所谓的含笑道:“没事,正好凉快些。”

    白磊没感觉自己被威胁,也不认自己是听话,他把这一切当成了和鹰眼的交易。

    而他,有契约精神,他的执着,只是在尊重契约。

    中午,路程过大半,天空雷声轰轰,疾风阵阵。

    到下午里黄村十几里的时候,大雨终于还是来了。

    因为准备充分,大雨没造成太大影响。

    从马车里看着外面灰蒙蒙的雨帘,和地上被溅起的泥水,白磊突然对那些古代士大夫左迁是的心情感同身受。

    莫名的惆怅,隐隐的忧伤。

    他走出宁安城才知道,自己也许并不想过种混吃等死,安定悠闲的日子。

    走过一遭江湖,原来终究会留恋其中的风景。

    迎面走来一队车马,一眼扫去最少有十几辆,虽然装饰很朴实,但无论是拉车的高头大马,还是雕梁画栋的黑楠木马车都显示马车着车队主人的地位不凡。

    白磊诧异,却不想有人和他一样在这种天气赶路,不知那家主人的心情是否又和他一样,如同溅落的点滴一样糟乱。

    或许是感觉到了白磊心中所想,擦肩而过是,马车地位主人掀起了帘子。

    偷过雨幕,白磊只看到一张五官精致如画,娇艳动人的脸庞,在她掀起帘子时,举手投足间,妖意漫散,媚态天成。

    对视那一刻,白磊从那双撩人的丹凤中,看到了无尽的幽怨。

    白磊很惊讶,那对幽怨的眼神,似乎是在针对他,更惊讶的是,那张好看的脸庞似乎在哪里见过,熟悉却又陌生。

    一声惊雷炸响,两人不约而同的放下帘子。

    两对车马相遇,错开,到最后逐渐远离。

    雨还在下,白磊感到更加烦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