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吴小瞑,死不瞑目的瞑(求收藏,推荐)

作者:红尘葬月分类:历史军事
    黑影并没有害怕,从小受到的非人般的训练,早就让他忘记了什么叫恐惧。

    而且,他也知道,白磊不会真的要下杀手。

    他早就将白磊的底细莫得清清楚楚,虽然这次对付他的手段有些下作,但总得来看,这家伙还算是个君子,最起码不会乱来。

    不过,马上黑影就后悔这般想了。

    只见,白磊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

    脸上还带着坏笑。

    黑影大怒道:“你干什么?”

    白磊一脸疑惑道:“咦,不是软软的,没有胸,难道真的是爷们儿?

    可你皮肤白皙,又没喉结,说话声音尖尖的,怎么看都是女扮男装啊?”

    黑影气得脸颊通红,怒吼道:“白一关,你想死吗?”

    他此时如果能动,说不定还真的会出手弄死白磊。

    白磊道:“你真是男人?”

    黑影一脸冷峻,没有说话。

    白磊一下撤掉黑影脸上的黑布,只见一张白皙中性,非常俊美的脸庞,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白磊惊讶道:“我靠,我就说嘛,你肯定是女扮男装,长成这样,比我还帅的男人,这个世界不可能存在。”

    突然,他又想到什么,道:“刘禹飞和李三那个小白脸不算,说不定他们是木有小JJ的人妖。”

    黑影一听,冷峻的脸庞黑成猪肝色,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让白磊后悔说出这番话。

    黑影冷笑道:“白磊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白磊道:“知道啊,这是我早就计划好的反客为主,虽然,我不介意被你们安排,但不代表我愿意被你们控制,至少在知道你们是谁之前不愿意。”

    黑影气极反笑道:“很好,你很好,你这是作死。”

    “或许吧,不过我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组织是不会弄死我的,再说了,我这样也是在向组织展示我的能力不是,哪个当领导的不愿意自己收下办事得力呢,你说是吧?”

    黑影气呼呼道:“哼,你的目的达到了,还不放开我!”

    白磊笑道:“我靠,你这哼的一声还真像女人啊!”

    “白磊,你别太过分!”

    白磊道:“好了不逗你了,我们来谈正事儿,你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黑影把头扭到一边,道:“你先放开我。”

    “行,你不愿说,那我就走了,事儿没办成我看你回去,怎么交代。”

    白磊说完转身就走。

    黑影也不理会,这种手段他一眼就能看穿,他相信白磊不会真的离开。

    果然,过了十几分钟,白磊又回来了。

    黑影得意的翘着鼻孔。

    白磊蹲在地上,捉住几只蚂蚁,拿在黑影眼前晃动。

    黑影感觉不妙,寒声道:“你想干嘛?”

    白磊道:“你的鼻子很漂亮啊,你猜这些小东西会不会很稀饭?”

    “白一关,你别乱来,啊——”

    感觉到鼻头痒痒的,黑影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吓得连忙闭眼。

    “啊——

    小瞑,吴小瞑,我叫吴小瞑,拿开,快拿开……”

    切,几只蚂蚁都吓成这样,还说你不是女儿?

    白磊笑道:“小明?还真巧啊,我从小到大,可认识不少小明同学,他经常和小红同学一起,出现在那些把人逼疯了的应用题当中。

    对了,你是哪个ming?”

    吴小瞑寒声道:“白磊,有种你放开我,我一定杀了你。”

    白磊坏笑着那着蚂蚁,在他眼前晃动着。

    吴小瞑道:“死不瞑目的瞑。”

    “你爹妈跟你有仇啊,给你取这么个名儿?”

    吴小瞑寒声道:“是让人死不瞑目的意思,你很快亏会知道的。”

    白磊道:“好怕怕啊,那么在死不瞑目之前,我一定好好折麽一下你。

    现在,给我介绍一下我们的组织,要详细点。”

    吴小瞑这次没有等白磊用刑就招了,本来这次来就是想告诉白磊这些,现在犟下去只能自己找罪受。

    吴小瞑道:“我们是黑衣使第十七所的人……”

    话说到一半,白磊一巴掌拍在吴小瞑的后脑勺上,道:“你当我啥呀,黑衣使总共就十六所,哪来十七所?说谎也要说得像样一点嘛,重来!”

    吴小瞑欲哭无泪,这特么的什么人啊,就不能等人把话说玩。

    “我说的是真的……

    哎呀,别打……

    鹰眼,我们被称为鹰眼。”

    白磊收起举起的手掌道:“你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非要我给你动手是吧?继续说鹰眼是什么玩意儿?”

    吴小瞑怒了,大吼道:“鹰眼就是黑衣使的第十七所。”

    “呃……你不早说好吧,你这孩子,真是的……说你什么好呢?”

    “你……”

    吴小瞑想吐血。

    半个时辰后,听完吴小瞑的介绍,白磊才知道,原来朝廷还藏着这么一个神秘的组织。

    鹰眼,黑衣使不存在的第十七所,来自黑衣使,却又完全脱离黑衣使。

    神秘到,除了黑衣使是指挥使和皇帝,没人知道它的存在,甚至鹰眼的组织成员都不相互认识。

    鹰眼不存在,却又无处不在,他们唯一的任务潜伏,收集消息,收集所以能收集到的消息。

    白磊沉思了半晌,道:“你是说我现在是这个神秘组织的一员了?”

    吴小瞑道:“废话,不然怎么把鹰眼腰牌给你。”

    “那加入组织有啥福利?”

    吴小瞑已经讲过白磊的无耻了,面对这个问题,他也不感到奇怪。

    吴小瞑道:“你还真是贪心,给你的还不够多吗?”

    白磊道:“是,组织这次做的很人性化,但是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有没有其他的,比如权利,美人,呃……不对,我是说前途和爱情。”

    吴小瞑心说,果然无耻败类,

    竟然将贪婪说得如此动听。

    他也懒得跟白磊斗嘴。

    吴小瞑道:“鹰眼会保证你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会帮你除掉对你有威胁的人。”

    其实,鹰眼一般只会做到后一条,而且还是在那只眼睛有大用的情况下。

    至于钱前一条,是老祖宗交代的,特意用来安抚白磊的。

    “嗯,听着不错。”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你还不放开我?”

    白磊想了想道:“还有几个问题,第一,关于我和陈胖子联络的方式,他是不是……”

    白磊话音未落,吴小瞑打断道:“放心,那个胖子不是鹰眼,只是鹰眼的腰牌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所以有人提前和他打了招呼,他才不敢见你,至于你们的联络方式,那对鹰眼来说,不值一提。”

    “好,第二个问题,宰相府……”

    吴小瞑又打断道:“宰相府给你送东西的时间,确实是鹰眼安排的,是和刘相沟通后的结果,至于宰相府里有没有鹰眼,出了指挥使,没人知道。”

    “第三,樊成东是不是鹰眼?”

    吴小瞑反问道:“这个问题,你还需要问吗?”

    果然,从天津卫开始,一切都是这帮家伙在背后操控一切。

    白磊说不恼火,那是不可能的,可特么的,根本无法反抗啊。

    “我什么要我加入鹰眼?”

    吴小瞑道:“很简单,想让你低调,越低调约好,最好是把自己藏起来。

    你别问为什么要你这么做,我只能告诉你,鹰眼不想你摄入朝堂。”

    白磊若有所思,难道就因为这样才将我安排了。

    可为什么呢?为什么不愿我涉足朝堂了呢?

    难道因为那帮狗官抢了他们的饭碗?

    毕竟,像我这种穿越大神,位面之子,啥玩意儿都会一点,他们还真玩不过。

    想不通,很多东西行不通。

    白磊笑道:“可我这种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我这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神乎其神的刀法(不是傻猪刀啊),和那杯DryMartin(好吧,这个没有),都深深的将我出卖了。

    你们再让我低调,这是强人所难吧?”

    吴小瞑整个人都不好了,有种想吐的感觉。

    “那是你的事,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

    白磊道:“实际上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该怎么做,就算我成为鹰眼,可没人知道啊,我一样可以为组织刀山下油锅,尽心尽力的办事儿啊。

    为什么非要我低调,甚至躲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藏起来呢?”

    吴小瞑道:“你还真以为你有当鹰眼的资格吗,告诉你,给你这个身份就是想让你听话,堆起来。

    换句话说,鹰眼没指望你办事儿,只要你听话。

    如果你不听话,你应该能猜到后果。”

    白磊长叹道:“那就是要我死啊。”

    吴小瞑道:“不错,死的还有你身边的人,比如,你的那个红颜知己,还有郭四海的那个女儿。”

    白磊大惊道:“看来你们都知道了,这算是威胁吗?”

    吴小瞑道:“鹰眼从来不威胁人,我们将道理,势力就是道理。”

    白磊心说,说的还真特么的有道理。

    “我不明白,们完全可以弄死我,干嘛要大费周章,弄这些?

    吴小瞑道:“上面的人不想你死,至少目前是这样。”

    “你们觉得是吃定我了?”白磊声音有些冷。

    吴小瞑道:“上面的人说,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你是白万里的儿子,你该知道如何尽忠值守。

    顺便说一句,郭四海也是鹰眼,你和他有交易鹰眼也知道,不过上面并不打算追究。”

    白磊冷汗直流。

    郭四海是鹰眼,是朝廷的人,怪不得他能弄出那么多情报,甚至能弄到同样是鹰眼的樊成东的情报。想来,他在鹰眼的级别很高啊,至少成为鹰眼的时间,比樊成东要早。

    可朝廷为什么要对郭四海下手呢?

    没等白磊问出问题,吴小瞑又道:“我知道你的疑虑,郭四海是只不听话的眼睛,所以才被拔掉,你不会对吧?”

    吴小瞑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似乎很愿意看到白磊迷茫的神情。

    白磊的心里一团乱麻,朝廷,江湖原来比自己想的要可怕的多啊。

    收拾好思绪,白磊又问道:“你在鹰眼是什么身份?”

    吴小瞑道:“我只是个传话的。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指挥使是谁我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哪怕你现在就杀了我,我也不会说。”

    白磊发现吴小瞑的思维很敏捷,似乎总能猜到自己所想的。

    鹰眼的人果然可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