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7章 跟我玩套路,我会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求收藏,推荐)

作者:红尘葬月分类:历史军事
    知道自己被耍了,黑影愈发气愤难当,同时也无比震惊和疑惑。

    白磊不是宗师,可他发出的劲气是如此的充盈浓厚,堪比一般的宗师高手。

    果然,被老祖宗看上的人,好真的不一般。

    黑影甚至忘记了别戏耍后的气愤,他沉声道:“你很不错。”

    白磊笑道:“哪里哪里,全靠同行衬托。”

    两人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会儿,黑影本以为白磊闹够了,要开始和他交谈,询问自己约他来的目的。

    不料,白磊像个傻子一样,傻笑着又蹲在地上,这次还捡起一个枯树枝,弄着地上的蚂蚁。

    黑影这次没有盲目的出手,他眯着眼,陷入了思索。

    胡同内气氛突然变得沉默,诡异。

    良久后,黑影嘴角突然弯起一个弧度。

    呵呵,想那么多干嘛。

    这家伙确实是个人才,有精明才学的人总是会自以为是,打压这种人不正是我擅长的吗。呵呵,虽然不能真的下杀手,但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就范。

    黑影正准备再度出手,突然,白磊开口了。

    “兄弟,大半夜的你不在家陪老婆孩子,跑这里来干嘛?”

    黑影大怒,到现在还在装傻充愣,有意思吗?

    黑影道:“白大人很幽默啊。”

    “咦,你认得我?我就说嘛,以我在江湖上如雷贯耳的名头,能有几个人不认识我呢。”

    黑影突然感觉犯恶心。

    如雷贯耳?

    你特么的能再去吃点嘛?

    黑影道:“白大人这是闹够了,准备谈正事?”

    白磊抬起头,装作一副疑惑的表情道:“咦,你什么意思?哦,难道约我来的人是你?”

    黑影气极反笑,道:“既然白大人还想玩,那我只好奉陪到底了。”

    话音刚落,黑影陡然发动,五指成抓,抓向白磊。

    白磊身体向侧面一倾,双脚在地上留下一道脚印,瞬间爆发,躲避开。

    “等等,你真是约我来的人?”

    黑影道:“白大人何必明知故问呢。”

    白磊做出一副懊恼状,拍着额头道:“我说兄弟你早说嘛,我还以为你跟那几个疯子是一伙的呢。”

    黑影一惊,难道真的有何变故?

    白磊又做出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道:“兄弟,我瞒你说,我今晚的遭遇真的是一眼难尽啊。

    因为第一次见面,我想给组织留下一个好印象,最起码不能迟到你说是吧,所以,我老早就在这里等着。

    为了表达我对组织的尊重和忠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啊等。

    可是,不知哪里突然冒出四个疯子,他武功高强,全部都是宗师,自称东邪西毒,南帝北丐……

    这个东邪黄药师,乃东海一座叫菊花岛的岛主,此人亦正亦邪,完全不安套路出牌,他不在乎我的名声臭,相反觉得我长得帅气,还和他一样聪明,非要拉着我做应用题……”

    黑影道:“何为应用题?”

    白磊道:“就是一些奇怪的考题,我举个例子啊,话说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还有话说今有一水池,甲水管进水和乙水管出水,单甲水管,六个时辰可把水池注满,单乙水管八个时辰可放完满池水,现两管同开,问几个时辰可以把水池注满?

    还有……”

    “等等,这什么考题?”

    黑影感觉自己把脑袋弄丢了,这特么的都是啥玩意儿?

    白磊道:“应用题啊,都是黄老邪出的。”

    黑影道:“你,你会吗?”

    白磊哭丧着脸道:“我开始也不会啊,我不会黄老邪就打我,最后打着打着,就会了。”

    “那该如何解答?”

    黑影似乎是忘了自己的目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些应用题。

    白磊道:“咳咳,其实很简单,我教你啊。

    第一题,请听讲,假设将鸡兔的脚都去掉一般,那笼子里……

    所以鸡有十二只,兔有二十三只。

    第二题,要认真听啊,这是考试必考点,假设水池里的水是1,那么甲的效率就是1/6,乙的效率就是1/8,甲乙同时工作的效率……所以,最后是24个时辰将水池注满。

    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

    ”

    黑影嘴角抽搐道:“这是你解答出来的?”

    白磊道:“是啊,我快被逼疯了,不然也做不出来,黄老邪还说我天资愚笨,是他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这特么的还是最差的,我完全听不懂又算什么?

    黑影有种智商下线的感觉。

    白磊有道:“那个东邪还算好的,那个西毒欧阳锋才真是坏,他说我跟他一样是坏人,很看好我,要我跟他回曼妥思山庄。

    我当然不肯啊,他就拿出一大堆蛇虫鼠蚁的毒物来吓唬我,我宁死不从,眼见我就要被那些毒物吞噬了……

    突然,一个老叫花子出手了,只见他大喊一声“亢龙有悔”,一掌打出去,哇,你知道我看到什么吗?是一条呼啸着的金龙,一下就讲那些毒物碾压成粉末……

    原来这招就是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这个老叫花子就是丐帮帮主,九指神丐洪七公。”

    黑影糊涂了,问道:“丐帮?你是说乞丐组建的帮派?”

    “是啊,兄弟,据说还是天下第一大帮呢。”

    “可我怎么没听过?”

    黑影狐疑道。

    白磊道:“我也没没听过啊,准确的说是没注意,谁知道那些街边要饭的,原来都是江湖人士呢,你想想,这天下有多少乞丐,如果真有丐帮,那可不是天下第一大帮吗?”

    黑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后来呢?”

    “洪帮主侠肝义胆,嫉恶如仇,但他不是要帮我,而是不忍我被毒物残害,决定直接打死我,他说我这种败类不能留着祸害人间。

    兄弟,你说我冤不冤枉啊,我是好人啊,可他不信啊,还说要用打狗棒法,打死我……

    对了,说起这三十六路打狗棒法啊,也是丐帮的一大绝学,那是相当厉害啊,我只能破解前三十五路,当洪帮主使出第三十六路天下无狗这招时,只见……”

    “怎么样?”黑影焦急的问道。

    白磊道:“当时,我感觉眼前全是棒影,毫无可逃避,无不必可避,那是必死无疑啊,还好我急中生智,将一只烧鸡丢了出去。

    洪帮主闻着烧鸡的香味,一把就接过烧鸡,跑到一边吃得满嘴是油,那一招天下无狗使到一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黑影颤抖着问道:“你说你用一只烧鸡破了那招绝学?”

    “是啊,不过那可不是一般的烧鸡,那是我精选上好的转基因速成肉鸡,添加了各种人工激素,配制江湖上早已失传的苏丹红秘制酱料,再用火遁·凤仙火烤制而成。

    对了,我还做了一首歌,来歌颂这种烧鸡鸡,贼好听了。

    你听听啊……

    咳咳,鸡你太美(升调),鸡你太美(升调)……”

    “住口!!”黑影全身抽搐大喊道。

    我靠,原来这玩意儿这么毒啊……

    黑影可能是被毒糊涂了,突然蹦出一句:“你特么随时带着烧鸡?”

    白磊道:“本来是想带给组织尝尝的,可是……”

    “住口!!!”

    黑影再次大怒道:“组织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的烧鸡。”

    是吗……

    白磊突然感觉到,使用真相定律的条件了。

    “组织别生气,不吃烧鸡,我还会做一种墨西哥烤肉卷……”

    黑影道:“不吃不吃,就不吃,快说,后来怎么样了,不是还有一个南帝吗?”

    “哦哦,说起这个南帝啊,他自己说自己以前是个小国的皇帝,后来他被人绿了,老婆跟人生了个娃……

    这个和尚是个好人,非要点化我,让我出家为僧,我当然不肯了。

    然后,我就提议和他比试佛法,他要是赢了我,我就和他一起走,当和尚去。”

    黑影道:“你特么的,还会佛法?”

    “嘿嘿,略懂,略懂一二,而且侥幸胜出。

    其实,我上去就是对他一顿拳打脚踢,本想让他生气,动嗔戒,这样就证明他佛法不够,不足以渡我。

    可直到被打着吐血,他也不还手。

    后来,我用了各种办法,都不能让他破戒,我知道遇到硬茬了。

    突然,我灵机一动。

    我说,和尚,西毒欧阳锋也要我跟他走,你也要我跟你走,我到底该跟谁走啊?

    要不这样,你们谁的武功高强,我就跟谁走。

    老毒物一听,就和南帝开干了,打着打着,另外两个也打起来了,他们纷纷说自己才是最厉害的。

    我就说,你们可以找个地方比试一番啊,华山不错,可以去华山比武……

    然后,他们就走了,南帝不肯去,被其他三人拖着走了,还说他们这叫什么华山论剑?”

    黑影道:“这就完了?”

    白磊道:“当然……没有了,后来又来了一人,这个还疯一些,他说他叫中神通周伯通,他才是做厉害的,偷偷告诉你,他就是把南帝给绿了的人。

    这家伙一听非常闹腾,说自己无聊,吵着要我陪他玩儿,我说你自己跟自己玩儿不行吗?

    这家伙一听,对呀,自己可以和自己王儿啊,可是玩儿什么呢?

    我说,玩儿打架,自己和自己打架呀。

    这家伙就自己跟自己打起来了,最后打着打着,打出一套叫左右互搏术的功夫。

    我又告诉他,东南西北那四个疯子去华山论剑了,然后他就走了。

    现在,你知道我这一晚上又多么不容易吧?

    兄弟,我也是把你当成那帮疯子了。”

    黑影听完,长舒一口,只感觉还不过瘾,世间原来还有这等奇人,看来,自己在这宁安城待着太久了。

    “兄弟,兄弟,我说完了,你呢?”

    黑影一愣,道:“你何意?”

    白磊道:“口号,暗语,身份证明的东西应该有吧,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约我的人,说不定又是哪里来的疯子。”

    “你……”

    黑影的脾气算是被气出来。

    他丢给白磊一块牌子,道:“自己看。”

    白磊一看,果然是鹰头腰牌。

    连忙捧着手里,哭天抢地道:“组织,我终于找到组织了……

    组织啊,我的衣食父母啊,组织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白磊边嚎,边急切的跑向黑影,手里还恭恭敬敬的高捧着那块鹰头腰牌。

    黑影看呆了,这什么情况,难道老祖宗猜错了,这人打一开始就没想过反抗?

    突然,就在白磊跑到黑影跟前,奉上腰牌瞬间,黑影突然感觉到身上好几处地方一阵生疼,他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他知道自己被点了穴道。

    特么的,中计了。

    此时,白磊手里玩儿这那块鹰头腰牌,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嘿嘿,跟我玩儿套路,我让你哭得很有节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