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梦闻二百一十 为孙无伦发丧

作者:关山无妄分类:都市言情
    李安泰听完宋君升的命令,坐在木车上冷笑着说道:“宋王!你要找回的王顺之,乃是先太师孙无伦的旧部,这且不说,你要为先太师发丧是何道理?难道你不知道!他的外孙女正带领着叛军往京城扑来吗?”

    这个时候,旁边的文武百官听后,全都议论纷纷起来。

    宋君升见状,用犀利的目光看着李安泰,然后对着众人说道:“王顺之乃是正经的两朝旧臣,为何到了李侯嘴里变成了先太师的旧部?”

    “先太师功高权重!对新宋有不世之功!他的外孙女反叛新宋!与他有何干系?老太师生前可曾做过反叛之事?”

    “如果有功之臣不能葬,有能之臣远庙堂!请问李侯新宋还会长久吗?”

    文武百官听完宋君升的话,全都恳求厚葬先太师孙无伦。

    定边侯李安泰被宋君升的一席话,弄的哑口无言,只好带着愤怒的情绪,离开了宋府,往王宫告御状去了。

    李安泰来到龙德殿前,一个太监上前拦住他说道:“王上正与娘娘们宴饮,吩咐过若有官员有事,全都移步宋王府!”

    李安泰听完眼前太监的话,命随从一把推开太监,紧接着他推门而入,由随从推着他,来到了龙德殿里。

    李安泰挥手示意随从出去等候,陈天照听见有人闯进来,连忙从帷幕之中走出,大骂道:“是哪个瞎了眼的奴才!竟然敢打搅孤的雅兴!”

    李安泰看着衣冠不整的陈天照,急切的说道:“我的王上!宋君升就要篡权夺位了!您怎么还在留连温柔乡啊!”

    陈天照看了眼李安泰,一副不屑的说道:“原来是李侯呀!你好大的胆子!难道没有听说孤不让进这里来吗?”

    “你说孤的二弟造反?可有证据?没有证据的话!孤可是要治你罪的!”

    “王上!臣听闻宋君升在囚禁期间,意图对李妃娘娘不轨!这事可还算轻吗?”

    “你说这事啊!不是你和太后把李妃和他关在一起的吗?”

    “孤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了整垮宋君升!居然先后搭上妾室和亲妹妹!李侯啊!孤是太看轻你了!你简直就是禽兽啊!”

    “王上!臣对我王,惟天可表!日月可鉴啊!”

    “李侯你说的这些,孤都信!所以孤不废你爵位!但是你能力是真的不行!所以孤只能指望宋王了!”

    “王上!宋王刚刚下令要召回王顺之,另外要

    给太师发丧!这些可都是有私心的吧!”

    陈天照想了想,忽然两个身穿宫服的太监,走到他跟前,像他的耳边耳语了起来。

    他听罢,转而大声对着李安泰说道:“有功之臣不能葬,有能之臣远庙堂!难道李侯你认为宋王说的不对吗?”

    “太师他是专权了些!但是对孤却是难得的忠臣!”

    “孤同意为太师发丧!并加封太师孙无伦为义王!原有官爵一律保留!”

    李安泰无可奈何的看着陈天照,叹了一口长气,然后就拜别陈天照出宫去了。

    宋君升接到陈天照的圣旨,立马责令有司,为太师孙无伦发丧。

    到了孙无伦下葬的当天,则由安童的养子柴明训手捧牌位,打着幡,玥婴守在一旁看护着他。

    宋君升率领文武百官,在城门口设帐祭祀。

    城中的百姓,全都自发的为老太师送行,因为他们知道,孙无伦的一生功绩卓然,他北平敌寇,治国辅政,并且爱民如子。

    他的棺椁走过的地方,百姓莫不设祭参拜,嚎啕声传遍洛安城的街巷。

    陪祭的一名凤池文官,更是对着身边的幕僚说道:“熙和三年,岭北成灾!太师亲自率领官兵,营救那里的百姓,并拨款修筑北江大堤!”

    “熙和四年,江庭生疫!太师也是不顾劝阻!亲赴江庭查看疫情,并与诸位郎中共议!”

    这名凤池文官说到此处,难掩心中的悲伤,几乎哭的昏死了过去。

    正在这时候,一辆马车疾驰而来,一个面容姣好的妇人,从马车中带着遮住脸部的纱帘,并在两名佣人的扶持下,来到了孙无伦的棺椁前。

    她深情的抚摸着他的棺椁,低声的说道:“伦哥!你先走一步!玲妹也用不了多久了!”

    她说完这些话,十分痛苦的抱着棺椁哭了起来。

    在她身旁的佣人看后,上前劝说道:“后主!差不多了!这里官员多!小心被认出来。”

    面容姣好的夫人听罢,连忙转身依依不舍的回到了马车中,然后便快速的离去了。

    宋君升远远看见这一幕,心中很是疑惑,但是却又不知此妇人究竟是谁。

    他望着满天飞舞的纸钱和白幡,似乎在预示着这个时代即将终结。

    就在他发呆之时,孙无伦的棺椁已经来到了城门前。

    宋君升连忙缓

    过神来,听着古今同奏的哀音,他连忙率领文武百官对着孙无伦的棺椁,祭奠了一番。

    此时他望着棺椁,想起孙无伦曾经对自己的嘱咐,忽然泪眼滂沱起来。

    随行的官员看后,全都上前安慰他道:“宋王您要节哀呀!你的身体,可关系着新宋的未来呀!”

    宋君升听后,擦干了眼泪,拿起一杯酒,撒在棺椁附近的地上,大声喊道:“给太师送行了!”

    随后文武百官跟随孙无伦的棺椁,一起往洛安城外走去。

    这个时候,一个人骑马跑了过来,远远看见柴明训手中捧着的孙无伦牌位,忽然从马上摔了下来。

    他的随从连忙将他扶起,只见这人却用手推开仆人,然后连滚带爬的到了孙无伦的棺椁前,大声哭诉道:“太师!属下王顺之回来了!不是说好了!三年再见的吗?为什么您老就不等等顺之呢!”

    宋君升一看此人是王顺之,连忙下令队伍停下,然后他走到王顺之跟前,安慰他说道:“太师走的匆忙!本王也是后来知道的!王大人节哀!”

    王顺之站起身来,看了眼宋君升,然后恭敬的施了礼,说道:“宋王!可否给我一杯酒三根香,吾要祭奠太师!”

    宋君升随后喊来随从,将王顺之所要的东西奉上,然后他叫人搬来祭炉,紧接着他站到了一边。

    王顺之亲手点燃三支香,插在棺椁前的祭炉里,然后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又将一杯酒撒在了地上。

    他望着孙无伦的棺椁,心里暗自想道:“太师你放心!你想要复兴的虞宋江山!吾帮你完成!你放心的去吧!”

    随后王顺之又要来孝衫,穿在身上,跟随在棺椁的附近,扶棺而行,悲痛声不绝于耳。

    宋君升看罢,心中越发敬佩孙无伦,“为人一世,不枉活也!”

    他的话音未落,忽然一群身穿盔甲的老人,齐刷刷的挡住了队伍的去路。

    宋君升走上前去,看了看大约得有两三百人之多。

    “大胆!太师棺椁至此!汝等还不让开!”

    其中带头的老人手握长枪,说道:“孙大帅近卫统领翁文海,率领其他的老护卫为大帅送行!”

    他的话音刚落,这群老人护卫队,便都冲着孙无伦的棺椁跪了下来。

    宋君升看着他们杵着长枪而跪的气势,似乎可以想象当年他们的英姿。

    宋君升

    连忙走上前去,扶起这帮老人说道:“各位老人的忠心!本王想太师一定感应到了!”

    “你们还是快些回去吧!本王要将太师送葬了!”

    “想必你就是宋王吧!我们老哥几个商量好了!要为孙大帅守墓!不知宋王可否同意!”

    “生前护主平安!死后护其长眠!古往今来这种故事,本王只在书中看到过!没想到今日竟然看见实情了!”

    “好!本王准你们为太师守墓!并按条理为你们分发银两,还有调配五百将士,一起与你们守墓!”

    “多谢宋王!银两我们老几个就不要了!能不能在太师墓前为我们营建几处墓舍,以供我们生活和休息!”

    “准了!太师一生光明磊落!本王实在要像太师学习!”

    文武百官看后,私下里都议论道:“太师功高社稷!王上怎么也该前来祭奠一番!让宋王带领咱们送祭!这恩典未免有些差些!”

    “是呀!太师一生从不结怨于民!奉行国法!手握乾坤!王上怎么也应该来表祭一番!”

    宋君升听着百官的议论,并没有出言喝止,而是假装没有听到,他走到前面大声喊道:“起灵!”

    随后孙无伦的棺椁被抬到了孙家的墓地上,宋君升看着官兵将棺椁和陪葬的物品,抬去墓道里后,遂下令将墓门封闭,然后又开始率领文武百官公祭了一番之后,便坐上大轿带上王顺之,往洛安城里去了。

    王顺之脱下孝衫,对着宋君升说道:“宋王!想不到陈天照会封你为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王大人所言极是!陈天照封我为宋王!是要我帮他挽救朝廷的危局!”

    “如今茵芸已经打下乐同,正在朝着京城扑来!”

    “原来如此!宋王难道甘心与他为臣吗?”

    “本王怎么能甘心!我祖上基业被小人篡夺!本王一定要夺回来!”

    “再说即使不为了祖业!本王也不会容忍像陈天照这样的大王统治本土!”

    “徐媛媛案!这么多年都压在我的心头!他哪里是什么人君?更不要提君父二字了!简直就是禽兽!”

    “本王请王大人回京!其实就是要快些控制新宋的大权!为推翻陈天照做准备!”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