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九十四章 青木鼎

作者:暮雨龙行分类:武侠仙侠
    六合境中无法使用魂觉,所以并不怕会被提前进入的伏龙道人察觉。但境中面积实在太大,几乎自成一方天地,所以想要寻找罗刹仙子的长眠之地,无异大海捞针。

    肖让化作飞鹰,钻入一片死寂的树林之中停了下来,然后将玲珑塔藏在一个腐朽严重的树洞,便进入了玲珑塔中。

    刚一进入,便看到陆霄几人正席地而坐,首先上前向陆霄直挑大指,道:“陆兄真是厉害,两刀劈下,便将那两名元婴期修者吓得不敢上前,肖某真是佩服至极。”

    陆霄满脸得色,道:“其实那两个老头也没成姑娘说的那般厉害,早知道他们那么胆小的话,我倒还能省点力气,一刀就......。”

    成淑儿痴愣愣的看着他,仿佛重新看到了那个喜欢自吹自擂,不知谦虚的陆霄。

    “成仙子,现在已进入了五重境,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打算?”

    听到肖让的话,成淑儿这才回过神来,道:“这六重境只有元婴中期和后期修者才能进入,所以我与霜儿,包括血灵都无法出去。接下来就要靠你和陆霄了。”

    陆霄信心满满,道:“这倒没什么,只是......该如何寻找你说的那位罗刹仙子呢?”

    “六合境中无法使用魂觉,所以想要找到罗刹仙子的长眠之地,必须要借助玄黄之气。可惜......陆霄身上虽有一些,却不知该如何取出。”

    肖让道:“玄黄之气非比寻常,似乎除了共主亲历施为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成淑儿沉吟道:“其实还有另外两个办法,只是有些难办。”

    肖让眉头一皱,道:“仙子所说,该不会是......。”

    霜儿自知修为不高帮不上忙,所以心中比之众人更为迫切,忍不住插口问道:“师姐,你与肖前辈就不要再卖关子了,再难办的事也总比没有办法好些吧?”

    成淑儿道:“景魔君体内之前曾储备过玄黄之气,虽已被共主全部拿走,但如果他神识恢复,应该会有办法取出陆霄身上的。”

    肖让点头道:“我想到的也是这个办法,只不过......魔君自共主之地一役之后......,哎!这个办法恐怕行不通。”

    成淑儿低叹一声,道:“还有一个办法,如果可以将陆霄之前记忆全部恢复,那么凭借他的修为,应该可以将体内的玄黄之气逼出来。”

    陆霄闻言,立刻抗拒道:“成姑娘,之前我就说过,无论你让我做什么事,陆霄都无怨无悔,只是......不愿再忆起之前的事。”

    肖让不解道:“陆兄这是为何?”

    陆霄苦笑不语。

    成淑儿默默一笑道:“你是怕记忆恢复之后,无法再面对王月婵吧?”

    陆霄一怔,果断的点了点头,道:“陆霄不是傻子,这段日子经历了许多事后,已明白了自己以前是什么人,所以......。”

    霜儿顿时起了恼意道:“既然你都明白,为何还要选择逃避?难道我们这些人,还有那些曾经的朋友,都抵不上一个王月婵吗?”

    陆霄目光突然间变得复杂道:“所以我才不愿忆起过往,那样的话,只会令月婵离我越来越远!我不能那样做,因为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现在的一切!而我也是她唯一的依靠!”

    霜儿眼眶一红,毫不退让道:“你只心疼你的王月婵,可知道师姐为了你......!”

    “够了!”

    成淑儿一惊,立刻出言打断。陆霄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着姐妹二人。

    “陆霄,我知道现在的你,心里只有王月婵,但她终究是一凡人,几十年?一百年?之后总会离你而去。到那时,难道你也不愿忆起我们这些人吗?”

    陆霄一愣道:“我不知道,更无法预料以后的事......。”

    成淑儿低下头来,好似下了极大的决定,道:“你可知道,我们要寻找的罗刹仙子是谁吗?”

    “我不认得,不过......几日前我在千景城外的山顶上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两坛子酒摆在那里,而且每坛下面都压着一张字条,分别写着我的名字和罗刹......。”

    成淑儿闻言,心里更加凌乱,两手紧紧攥着袖口,道:“那个山洞是你以前修炼时的地方,所以那两坛酒也一定是你当初留下的。”

    陆霄似乎早已想到会是如此结果,蓦然道:“难道我与那位罗刹仙子也是朋友吗?”

    “不......她是你曾经喜欢的人.....。”

    说这话时,成淑儿已忍不住淌下泪来。霜儿与肖让也已双双垂下头去暗暗生叹,唯有血灵始终站在陆霄身后,也不知它是何表情。

    “我......我以前喜欢罗刹仙子?”

    “对!兴许真相令你难以接受,但却是你必须要面对的,也是你欠她的!”

    陆霄支吾道:“难道......我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吗?”

    成淑儿重新抬起头时,已用灵力腾干了泪水,道:“你答应过三个人,而且还在他们的墓前发过誓言,无论任何时候都会豁出命去保护罗刹仙子。”

    “他们是谁......?”

    “赵宣、老不死,还有白月明......。”

    听到这三人名字,陆

    霄脑中突然间变得更加混乱,好像有中神秘的东西拼命想要爬出来,却又被一堵无形的墙壁阻隔住了。

    “我......我不记得他们......,他们是谁?”

    就在这时,始终沉默的血灵突然道:“仙子,主人记忆尚未恢复,恐怕承受不了太大压力。”

    成淑儿沉默下来,竟慢慢的站起身来向远处走去。

    “成姑娘!”

    谁知就在这时,陆霄突然开口道:“方才你说的那几个人是怎么死的?”

    成淑儿背影明显一颤,顿时止住了脚步。良久之后,方才颤抖着声音道:“他们的死与你无关,你不要多想。”

    “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也不记得与罗刹仙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但答应过别人的事总要信守承诺。”

    成淑儿猛然间回过神来,张手将一尊青灿灿的古旧小鼎和一块玉符隔空送了过去:“这是青木鼎,虽然没有了器灵存在,但借助玉符中的秘法应该可以炼化凝神杉木。如果你想好了,随时可以用此法试着恢复记忆。”说着,身形一闪,已独自进入了塔中二层。

    良久之后,陆霄方才将面前的青木鼎和玉符接过,看了看怒意犹在的霜儿,又扭头看了看肖让,道:“肖大哥,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找到罗刹仙子吗?”

    肖让不忍见他如此,暗叹口气道:“陆兄若是不愿恢复以往记忆,就不要太过勉强自己,肖让虽然没有更好办法,但一定会竭尽所能,在这五重境中寻找罗刹仙子踪迹。”

    陆霄苦笑道:“这尊旧鼎真的能帮我恢复记忆?”

    肖让道:“我不确定,但......至少是个办法,如果你想好了,可以随时找我,到时我会帮你。”

    陆霄点点头,便拿起青木鼎和玉符,进去了木屋之中。

    “肖前辈......那位罗刹仙子真的......真的是陆师兄以前深爱过的人吗?”

    肖让一怔,回身看到满目期待的霜儿,道:“肖某没有经历过男女间的情爱,所以不敢妄下判断。”

    霜儿失落道:“师姐真是傻,为了他......哎!到头来却落得如此结果。”

    肖让之前已听说了成淑儿与陆霄等人回到天南之后的事,不禁想到了毕成器,心中顿时泛起阵阵悲伤。

    “霜儿姑娘,我想陆兄心里也一定深爱过成仙子,如若不然,又怎会不顾生死的独闯落日神谷?只可惜......他们没有在对的时间,意识到对方的重要。肖让只是一介莽夫,不懂得男女之情,但却知道缘法二字。兴许他们的命格......。”

    霜儿痴痴向上看去,道:“师

    姐也曾说过,如果当初没有回到天外天,兴许现在......。”

    肖让沉吟道:“如果他们当初选择留下,那么便违背了自己的本心。天道无形,但冥冥之中也最是公平。越是天资卓绝之人,便越要面对大大小小不同的劫难。如果他们挺得过去,并能保得本心不丧,便有望成就大道。”

    霜儿茫然道:“肖前辈,究竟何为天道?我们修真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霞举飞升,去往更高的界面便是最好的归宿吗?”

    肖让眼中露出一丝渴望,道:“如果谁都能看得到,悟得透,那么天道便不是天道了。我等之所以穷其一生,只盼窥其一角,也正因如此。”

    “师姐曾说过,陆师兄理解的天道便是人心,也是人道。只有守住了自己的道,才有资格窥天地之道。这些话......邵师兄和毕师兄也曾说过。可为何他们秉承的道义相通,但行的道却......。”

    肖让肯定道:“不但是他们,肖让的道也是如此。而且成仙子应该也是这般。天道便是人心......每个人的心不同,所以也注定了道途大不相同。就像毕成器......他选择的便是忠义之道,也是牺牲之道。”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