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老板娘

作者:三外分类:科幻灵异
    "李老汉,你跟李大胆是不是有仇啊?他说你死了三年了,你说他死了三年了,我到底应该听谁的?"

    "什么?他说我已经死了三年了?"

    "没错,他就是去你家送棺材的。五龙盘山的棺材,老大气了。"

    我现在十分确定他们两个有仇了,你们两个有仇但是别神儿鬼儿的吓唬我成么。

    这两个都是我要好的朋友,我不想他们两个有矛盾,便想着给他们说和一下,可还没等我张嘴呢,就听李老汉道,"他把棺材送我家去了?坏了,坏了啊!"

    说完之后他扭头就跑,临走还不忘嘱咐我道,"我刚才说的话没跟你开玩笑,你现在快点回家,半路上谁喊你都不要回头。"

    李老汉的话我完全没放在心上,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身影腹诽道,"这老头年岁这么大了,腿脚还挺好,跑的真快啊!"

    不过我看时间也不早了,这个李大胆还没回来,也不打算等下去了,还是先回去,等明天见了他再好好的宰他一顿。

    我关上了保安室的灯刚要门,就看到李大胆开着送货车回来了,他憨笑了一声,"对不住了兄弟,路上有些事耽搁了,让你等了这么久。今天我请你吃烧鸡,算是做哥哥的我给你道个歉。"

    我本来想埋怨他几句,但一听说要请我吃烧鸡,我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烧鸡在我们这可是稀罕东西,价格不菲,很多人家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舍得买上半只烧鸡,今天李大胆这么大方要请我吃烧鸡,我哪里还能说的出埋怨的话来。

    九十年代的夜生活是十分匮乏的,大街上很多商铺饭店都已经关了门,好不容易穿行了三四个路口,才算是找到一家还在营业中的饭店。

    四季饭店,门头用黑色招牌悬挂着"百年老店"四个字,外面用白油纸糊了两个大白灯笼,里面点着蜡烛。我在这县城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印象里对这家店十分的陌生,单看店面的新旧程度,又不像是新开的店,这就有些奇怪了,我为什么对这家店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还是一家装修这么有特殊的店。

    不过我也浑然没放在心上,吃饭喝酒嘛,管那么多干什么。

    李大胆好像对这家店颇为熟悉,一进门便嚷嚷道,"老板娘,一只烧鸡,两瓶二锅头。"

    这家店的老板娘四十多岁,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走起路来腰肢一扭一扭的,十分的风骚。

    饭店老板娘走过来搂住了李大胆的脖子,说道,"好兄弟,还是你最疼嫂子,又给嫂子送点心来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就觉得这个老板娘说话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的看向我。

    李大胆说,"小浪蹄子,想什么呢,这可是我最好的好兄弟,你可不能打他的主意。快去上菜吧!"

    老板娘失望的走开了,很快就又给我们拿来了一只烧鸡,两瓶二锅头,"你们兄弟两个先喝着。"说完她便靠近了我几分,冰冷的小手在我的脸颊划过,"小弟弟,要有想法尽管招呼嫂子,嫂子我吃的消。"说完便离开了。

    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是处男一个,那里见过这种场面,她一靠近我,我整个人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紧张的我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老板娘的离开,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李大哥,这娘们也太。"

    李大胆嘿嘿笑了笑,"哈哈哈!"

    感情李大胆好这一口,看人家老板娘长得漂亮,便时常来这里吃饭趁机揩油。

    这是人家自己的私事,我也不便说什么,再者说了他们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挨不到我的事。

    我还是第一次跟李大胆喝酒,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酒葫芦,我喝了七两就已经舌头打结了,他一斤酒下肚还跟没事儿人一样。

    期间我们两个也聊不了什么正事,只听李大胆一个人在哪说了,谁家的姑娘漂亮了,那家的老板娘风骚了,总之就是那么点儿事。

    李大胆这人喝酒有些太没出息了,有事儿每事还总喜欢自罚一杯,他那瓶酒喝完了之后就打上了我这瓶酒的主意,拿起来给自己满上了一杯,"兄弟,对不住了啊,今天让你等了我这么长的时间,哥哥我自罚一杯。"

    说实话,他这一招已经使了好几次了,每次我都没搭理他,这一次他又估计重施,我不免有些不高兴,拦住了他的酒杯,道,"李大哥,你总说对不住兄弟,那你倒是说说你因为什么事儿让兄弟我等这么长时间,说实话,是不去跑去跟那个娘们潇洒去了。"

    李大胆笑呵呵的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那是哪种人啊!你看把哥哥看轻了。"

    这李大胆没喝酒的时候满嘴的花花,这一喝了酒反倒矜持起来了,我有心逗他,便说道,"那你可要仔细的跟我说说这段时间你去那了,要不然啊我不让你喝这酒。"

    我把他的酒杯拿了过来不让他喝,李大胆眼巴巴的有些馋酒,咽了许多口水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

    "我今天喝的不少了,再喝的话明天就起不来了。"

    我实在没想到,李大胆竟然不喝酒,也不愿意把他这段时间去了那跟我说,这不免让我往不好的方向去猜测,准是这段时间跟那个姘头潇洒去了。

    人家花钱请客,我也不能拦着人家,便把酒杯还给了他,"跟你开个玩笑,我敢不让你喝么。"

    李大胆笑着接过了酒杯,"还是兄弟心疼我。"

    李大胆喝完酒之后就爱说些让人肉麻的话,一个大老爷们跟我说这些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便赶忙岔开了话题,"李大哥,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跟李老汉有什么仇啊?"

    "什么意思?"李大胆迷茫的看着我。

    "你们两个要是没仇的话,那干嘛互相咒对方啊,你说他已经死了三年了,他说你也死了三年了。"

    李大胆听我说完这句话后,原本吊儿郎当的样子瞬间就严肃了起来,"你见过李老汉?"

    "我当然见过他了。"

    于是我就把刚刚跟李老汉见面的情景跟他说了,随后又道,"李大哥,你跟李老汉都是我的好朋友,没什么事是不能解开的,要不我约个局,把你们两凑一块说和说和?"

    李大胆没搭我的话茬,只是额头上一个劲儿的冒着虚汗,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了起来。

    我好奇的问道,"李大哥,你怎么了,那不舒服么?"

    李大胆摇了摇头,良久才说道,"他真的是这么跟你说的?他说我已经死了三年了么?"

    我点了点头,"没错。"

    再看李大胆,整个人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老板娘,结账。"

    他扔下二十块钱,也不等老板娘从厨房里面出来,便要往外走。

    "李大哥,你干嘛去啊,这酒还没喝完呢!"我拦住他道。

    "还喝什么啊,再喝下去我小命都没了。"

    李大胆不顾我的阻拦就要往外闯,末了还对我说道,"兄弟,我也顾不上你了,你现在赶紧回家,记住,路上无论碰见谁喊你的名字都不要回头,不然你会大祸临头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李老汉跟我说路上无论谁喊我都不许回头,怎么李大胆也跟我说这个,这两人怎么今天变得神神叨叨的。

    我也同样没把李大胆的话放在心上,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也没了喝酒的兴趣,收拾了东西便要回去。

    可是现在我发现我还回不去了,李大胆那二十块钱根本就不够今天的酒菜钱,那个风骚的老板娘把我拦住,要我补菜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