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章 随时洞房

作者:碗里的汤圆分类:都市言情
    汤恩华走了出来,发现孟秀琴把汤媛已经弄昏了过去,一阵愕然。

    "老公,汤媛性子烈,肯定不会就范,现在弄昏了过去,给墨家送过去,咱们把婚约的事情给坐实了!"孟秀琴连忙开口。

    汤恩华沉吟了一下,点头:"说的对,现在就派人把汤媛送过去,不能让墨家丰厚的聘礼给跑了!"

    "这事情我安排,老公你放心。"

    孟秀琴喜上眉梢,心底松了口气,她可没那好心让汤媛享受荣华富贵。

    墨家二爷,几年前车祸残废后就一蹶不振,冷血残废,还备受大房的打压。

    近期听闻到处寻找亲事,都说是墨家老夫人图个心安,希望在二爷临去前讨个冲喜新娘而已。

    汤媛嫁过去,没准哪天二房一命呜呼,她就守了活寡。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墨家二爷残暴嗜血,没准喜怒无常下就把汤媛折磨致死。

    孟秀琴看着昏迷过去,嘴角逐渐荡漾开......

    汤媛再次醒来时,脑袋还有些疼痛。

    周边是极其陌生的环境,冰冷而奢华的房间,冷淡装修风格,这是哪里?

    "二夫人,你醒了。"

    佣人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汤媛微怔,迟疑的问:"你为什么叫我二夫人?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二爷的家,你嫁给了他,我当然要叫你二夫人。"佣人平淡的解释着。

    汤媛脑子里千回百转,瞬间就明白了。

    她是被汤恩华算计了,强迫嫁到了墨家!

    "你们这是绑架,我没有同意嫁过来,我要出去!"

    汤媛冷着脸往外走去,结果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一把匕首指在脑袋上。

    锋利的寒气破人,吓得汤媛脖子一缩。

    "肖助理,刀下留人......这是二夫人。"佣人吓得叫了一声。

    走廊阴影出,一个极其冷酷的男人莫然收回匕首,带着杀气注视着汤媛。

    "走出这个房间,死!"

    说完后,后者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

    汤媛吓得心脏都偷停了几拍,身体呲溜一下就退回房间,沉默半晌后缩着脑袋问女佣。

    "刚才那人是?"

    "那位叫莫肖,是二爷贴身保镖,冷酷的很,您可千万不要惹他。"佣人同样心有余悸。

    汤媛默默记下后,心里有了盘算再次开口:"你说的二爷,可是墨时琛,墨二爷。"

    佣人笑了笑:"在C市,还有谁敢叫二爷?二夫人,您既然嫁了过来,想必也听过一些传言,我劝您为了自己考虑,一定不要惹怒了二爷。"

    汤媛听得一颗心直往下坠,墨家二爷,她自然是听过的。

    残忍、冷酷,嗜血,还是个残废......

    她沉默的闭上眼睛,佣人见汤媛似乎认命了,有些怜悯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佣人走后,汤媛摸了下口袋,发现手机还在。

    她连忙给景博拨打电话,还是关机中......

    汤媛酸涩的摇头,上网搜了下墨时琛三个字,结果出现的全都是形形色色的残忍事。

    什么墨二爷打死了几个女仆,抛尸荒野。

    墨家二爷与人发生冲突,剥皮碎骨。

    虽然早有听闻墨二爷残暴,但如此详细的了解其过往后,看的汤媛瑟瑟发抖,面色惨白。

    天了,她被迫嫁的到底是什么人,这是魔鬼吗!

    汤媛心沉入谷底。

    "景博,我该怎么办?"汤媛痛苦的捂住脑袋。

    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天翻地覆的变化!

    恋人家破产了,恋人远渡重洋不见了,自己被害失身了,更可笑的是还被打晕了直接迫嫁了!

    还有比她在惨的么?她还只是个大四学生啊,她还只是个孩子啊啊!

    这些还是自己亲身父亲干的!这跟人口拐卖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汤媛咬牙切齿,一个电话飞给了汤恩华。

    "呦,这不是墨家二少奶奶嘛,有何贵干?"

    结果接电话却是汤依依。

    汤媛听到她的声音后,反倒是平静了下来,"你让汤恩华接电话。"

    "哼,父亲才懒得接你电话,有什么话快说吧。"汤依依笑的放纵。

    汤媛知道自己不能怯弱,也不能输了气势,她顿时笑的比汤依依更畅快起来。

    汤依依顿时皱起了眉头:"汤媛,你笑什么?"

    "我笑托你们的福,二爷对我很好,今天刚见面就安排了主卧给我住下,你看看这奢华的,比家里舒服的多了。"汤媛顺手拍了下房间的环境,重点挑着昂贵的装饰拍照,给汤依依发了过去。

    汤依依看着比自己房间好了几倍的装饰,面色铁青:"汤媛你少得意,墨二爷只是一是新鲜,他这人喜怒无常,没准明天就把你弄死了!"

    汤媛笑的更加大声:"也没准二爷会宠爱我的很,听了我的枕边风,说不准哪天跟我回了趟家,弄死某些人呢?"

    "你活的过几天再得意吧!"

    汤依依气愤的挂断电话,眼皮却跳的厉害。

    她被汤媛说的可能性给吓倒了,赶紧跑去孟秀琴的房间诉苦。

    "这个小贱人就是吓唬你的,千万别怕。"孟秀琴安抚着女儿,沉吟了一会说道:"你爸那卖女求荣的德行,没准哪天就到你头上,妈得给你张罗门好亲事。"

    "嗯...妈,我想嫁给墨勋。"汤依依趁机表露心思。

    "墨勋?墨家大少爷,倒是不错的人选,无论权势地位都足以压制那个小贱人。"孟秀琴的眼神一亮,不过很快叹息:"他那样的人物,你要是想嫁过去,要多费心思讨搭上他的线了......"

    汤依依点了点头,她觉得搭上线不是什么难事。

    这边汤依依心底盘算着如何接近墨家大少爷,而那边挂了电话的汤媛,随着天色暗沉,心底再次不安起来。

    佣人送了晚饭过来,汤媛没胃口了吃了一些后,试探着问询墨时琛的情况。

    "二爷他今晚会回来么?"

    佣人收拾好餐食后微微摇头:"二爷的行踪,哪是我们知道的,不过二爷经常性不回,夫人您如果等不住,可以自行休息。"

    汤媛点点头,心里不安稍解,但佣人随后一句话,让她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了。

    "今晚是您和二爷新婚之夜,按照规矩,一会准备了花瓣香薰,您要好好清洗一下,方便二爷随时洞房......"

    随时洞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