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七章 斗法下

作者:故人忆登楼分类:武侠仙侠
    只算得上蜀山编外弟子的李成连对当今世道有多少道门佛寺都概不清楚,更何况人家门内秘密传递消息的法印。

    李成直盯着邢师兄:“修得是名门正道,行得却是邪道路数。”

    邢师兄一脸谄笑:“尚不知道友意下如何?”态度转变之快,显然是没了与正面对拼的心思。

    李成默然不语,又冰冷地看了旁边不远处正拿着一叠黄纸不断手捏法诀的罗会后,当即黑袍鼓风,显露出一股将要撕裂天地的气势。一道头顶一对牛角却与李成一般模样,下半身为牛身的巨神虚影站在了李成出身后。

    邢师兄看着眼巨神虚影咽了咽口水,急忙朝一旁大喝:“就是现在。”

    罗会闻声,急忙尽数运转体内剩余法力:“玄武真君,挪移显灵。”

    罗会手中黄纸霎时发出一阵耀眼光芒,一个法力建构的银白洞口随即出现,里边白茫茫一片,不见那头景象。这时一股吸力传递了出来,罗会当先化作一缕青烟,被银白洞口吸入其中。

    邢师兄不屑地看了眼李成,随即化作青烟大笑:“无知鼠辈,想不到竟连挪移传送都不曾见过。”话落后也钻入白洞消失不见。

    李成一时心头火起,急忙朝旁边正要化作青烟的王五和钱正二人跺了一脚。身后巨神虚影也照着李成动作,一道震动的波纹随即扩散而出,朝不远处二人袭去。

    正环腰抱起钱正的王五面色惊恐:“不好。”

    好在剩下的黄纸已然烧烬,二人随即同之前那般化作青烟朝银白洞口飘去,但震动的波纹还是赶在青烟进入白洞的刹那间透过,隐约听见两声哀嚎后,银白洞口随即消失不见。

    李成沉默了半晌,心中感到一股压抑。毕竟这般花哨的逃命方式,他从未有这方面的思虑。但说到底还是吃了不曾入过门派的亏,若是成为真正的蜀山弟子,有了同样的独门秘术,先前那几人估计一个都跑不了。

    李成摇了摇头,看向角落里的胭脂:“看方才那几人的样子,估计跑不了多远,待会儿先把陆离给送回去再出来找那几人。”

    李成缓步走近胭脂身前,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突然,李成身后传来一声哀嚎:“啊...我的老天爷...”

    李成应声回头看去,原是这百花楼的臃肿老妇带了一群艺女奴仆正站在门口观望,不时面露惊恐,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臃肿老妇这时突然看见怀里正抱着胭脂的李成,急走几步便来到李成跟前趴在地上就开始哭嚎。百花楼的主人说到底也定然不是这位臃肿老妇,凡能够开设一家较为出名的烟柳之地,这背后不是哪家豪门勋贵就是哪位在职官爷。这间雅阁被李成和那邢师兄几人刚才一番斗法,四下已是狼藉一片,大修一番所要花的银子数额绝不会不小,也难怪她会找李成哭嚎。

    臃肿老妇一把抱住李成大腿:“你...你们这些个强盗,不仅要来这里风花雪月,还要拆了人家的楼,我这儿一月也才十两银子,叫往后该如何过活?”

    李成闻声皱了皱眉,随即扔出了一个钱袋。在他看来这老妇应是个老油条,见自己穿着还算体面,便想借此敲自己一笔。烟柳之地,若是月入十两,不如趁早关门算了,姑娘都养不活,还挣什么钱?

    臃肿老妇一直低着头,钱袋一落地便是瞧见了。假意再次哭嚎两声后,这才一把将钱袋拿在手里,微微掂量了一番。在觉着有差不多五十两后,尽管她面上仍是一脸衰样,但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大半辈子都跟钱打交道的她,不仅练就了耳聪目明的本事,还学了一套如何糊弄人的法子。

    李成看了眼仍还半跪在地的臃肿老妇,将怀里的胭脂递了过去:“你来得倒也正是时候,这位姑娘方才受了惊吓晕过去了。”

    臃肿老妇这才反应过来,脸上带着一抹担忧之色伸手抱过了胭脂。仔细查看了一番后,这才舒了一口气。

    胭脂在金华的烟柳之地还是有些名气的,锦瑟双音再搭上出尘的气质与美貌,不仅各个楼里的老妈妈喜欢,流连此地的达官贵人更是垂涎已久。这身价早已是倍加倍的涨。

    李成凝眼看了眼臃肿老妇怀中的胭脂,双手背在身后走出了雅阁,径直往街上而去。

    月高夜黑风冷,子时临近,江畔街上行人渐少。这个时候,人们大多不是在家里取暖,就是在哪位姑娘的被窝里念经。

    “表哥...”

    远处叫喊的,正是李成的便宜表妹陆离。身旁还跟着先前的两男一女。

    李成走了过去:“不好意思,突然有事耽搁了一会儿。”脸上隐约有一丝不自然。

    陆离围着李成转了转,这才在李成身旁踮起脚跟:“那你追上那个偷人钱的混蛋了吗?”小脸鼓着两个腮帮子。

    李成看了眼一旁同样一脸询问之色的锦袍公子哥和两名女子,摇了摇头:“没有,我找遍了这条街也没找见。”

    锦袍公子哥走上前双手抱拳:“这次多谢李公子了。”

    剑眉女子:“呵呵,你也别太客气了,若要细说起来,大家还应是同窗。”

    绿衣女子看了眼李成后,朝锦袍公子抿嘴一笑:“不过我倒是没曾想你会这般虚弱,才没追多远,就喘气腿软。往后啊,这谁跟了你才是倒了八辈子霉。”

    锦袍公子哥面色一红,手指着绿衣女子:“我...”

    陆离急忙打断几人:“好了好了,我们该回去了,明天再说吧。”

    而锦袍公子哥、绿衣女子和剑眉女子听见陆离话后,方才收敛停下,朝陆离和李成二人告辞离去。

    李成看着不远处的三人:“这几人挺有意思。”

    陆离把玩着肩头秀发,抬头看着天上寻思了片刻,一把挽过李成胳膊:“不过还是表哥更好玩。”

    李成无奈笑了笑,另一只手揉了揉陆离的头。这小丫头嘴可真甜。李成想。当然玩闹的性子还是得改一改才行,不然日后嫁人搞不好会闹出笑话。

    李成任由陆离挽着自己往陆府走去。突然,李成停下,回过头望着身后不远处一棵老槐树下紧紧皱眉。

    陆离也探着头看向那边:“怎么了,表哥?”

    李成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待二人走后,老槐树下一阵阴风刮过。一个身穿寿衣的男鬼由透明逐渐凝实,显现了出来。他面无表情地望着远处的李成二人有说有笑地逐渐走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