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斗法上

作者:故人忆登楼分类:武侠仙侠
    这一脚是李成带上了法力踢过来的,前后两件事搁在一起,李成若是再不出手,只怕心中会郁结一片,过后恐会到时追悔莫及。

    王五虽然惊异李成会突然出手,双手却未曾慢下,凝聚法力后赶在那一脚之前护住了自己胸口处。但受了李成这一脚,他却是脚踝卡进地板之中,滑出数米之远后,霎时只觉胸闷气短,体内丹田不断颤鸣。出身名门古派的他,当即便明白,他已被李成这随意的一脚踢出了内伤。

    一旁的邢师兄、罗会和不远处的钱正见到这一幕均是愕然。自己这同行的几位师兄弟实力上会有所差距但大抵也差不了太多,王五被对方一脚踢伤,这着实让另外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胭脂躲到李成侧后方:“李公子...”

    邢师兄看见此幕两眼微缩:“一起出手。这俩人看样子是姘头,此事已无法善了。”

    李成与胭脂不过才认识一天,细说起来,李成也不曾问过对方姓名。但胭脂两眼水汪,下意识贴近李成侧后身,再加上那疑似撒娇的语气,若是没有人误会那才是稀奇。

    李成这时才有心地打量了胭脂一眼。发觉眼前这女子的确有几分出尘之色,再搭配上身上的胸前绣有一朵白牡丹的素衣罗裙,抽空在金华江畔逛上一圈,只怕不日便会有哪个才子所作胜烟败柳之词流传于评书先生口中。

    邢师兄:“天罡北斗,急急如律令。”

    钱正:“敕火如令。”

    罗会:“灭魔符箓,急急如律令。”

    只见三人同时出手,一柄深蓝色的宝剑和一张符纸化作的火团还有一紫色法力灵蛇霎时齐齐到了李成跟前,时宝剑轻吟,时烈焰沸腾,时灵蛇嘶鸣。

    李成出手时便已做好了遭受围攻的准备,当即脚下一扭,转身将胭脂揽入怀中,右手成刀将其打晕后,随即一个仙鹤飞跃。只见周身黑袍鼓风,磅礴神力带着一声虎啸朝四下喷涌而出,形成一个金光罩后将攻来的术法符箓全然拦下,衣角不沾丝毫。

    邢师兄心中咯噔一下,刹那间便凉了半截。李成怀中抱了个人,还能在他几人的攻击下游刃有余,风度不减,这无疑是坐实了双方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今晚只怕稍有不慎,他师兄弟几人说不定就会栽跟头。而师兄弟几人中,修为最高的便是他自己,有筑基中期巅峰的实力。其余几人,钱正是筑基初期,罗会是筑基中期,而王五则是筑基初期巅峰。

    却是几人不知道,李成虽然能全然招架无损,但一身本事也就数蜀山剑诀和巨神传下的天赋神通了。只是如今李成翩然一身,未有刀剑,想要一时出手送几人去下边报道,也唯有识海内神通这一选择。

    邢师兄手捏法诀跳走罡步:“尽数出手,莫要保留。”

    王五听见邢师兄的话后,强压体内不适,从怀中摸过一把铜钱,朝四下抛洒落地。白星几点之后,雅阁内突然急风骤起,几把风刃凝现,刃尖直指李成。方才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自然是毫无保留,全力配合几人中修为最高的邢师兄。

    李成身上金光频闪,挡下王五的风刃后,又才右手并为二指,将邢师兄的宝剑夹在指缝之中,使其动弹不得,只得与李成角力。

    钱正眼目狰狞,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玉印:“阴阳极变,玄武印,显。”

    此番出手,倒是钱正老练地抓准了李成与邢师兄交手后的空隙,领先了罗会与王五半筹。

    李成感觉到不妙。顾不得再作保留,当即抽出识海内一成神力缠绕双指,硬是从邢师兄剑上掰下剑尖一截,拨弄指间。瞅准玉印袭来时的空隙,将怀中佳人轻送向墙角,弯身擦着玉印躲了过去。就在从此刻,李成手中那截剑尖被他拨弄了一圈后,朝着钱正射了出去。

    邢师兄在李成取走自己剑尖那刻,便心中倍感不妙,格外注意李成手里的动作。本以为李成的目标会是自己,万万不曾想是自己的师弟遭了灾。想要提醒却是已然来之不及。

    刹那流光闪烁,就在钱正手捏法诀收回玉印之时,突然感觉颈脖一痛,顷刻清凉一片。眼中画面开始不断放缓,耳内只依稀能听个大概,似自己师兄弟正朝自己哭喊,下刻便被余力带倒,两眼一黑摔在了地上。

    邢师兄:“钱师弟...”

    罗会:“钱正。”

    王五:“住手...”

    三人被钱正这突来的变故彻底扰乱了阵脚,心中暗自着急。

    距离钱正最近的王五朝邢师兄和罗会分别使了个眼神后,急忙几步跨过,蹲下身开始给钱正止血疗伤。

    李成望了眼地上已经半只脚迈入鬼门关的钱正,朝着围拢过来的邢师兄和罗会二人当即冷哼了一声。其间右手成爪,神力汇聚,已是捏出了一个漩涡后。

    邢师兄剑指朝天:“天罡北斗,急急如律令。”杀机迸发,显然是做了拼死的打算。

    李成直视剑影,右脚往后轻挪了一步,霎时身形一晃贴了过去。

    邢师兄嘴角带起一抹讥讽地冷笑,随即步伐后移,拉出短暂空隙后,手中剑影数次变换,霎时被他投掷而出。

    李成见对方险境变招,贴身到中途便只得将手中漩涡推送而出。就在这顷刻之间,狂风呼啸大作,雅阁纱窗破洞,不少木条支架散落,狼藉一片。一把前端断掉的宝剑迎着风浪,停在了李成手心一寸之处。

    角落的王五虽正替钱正疗伤,却也十分关心李成与自己两位师兄弟的斗法。见到自己这边邢师兄压轴的剑诀落空,再顾不得钱正颈脖伤口仍在流血,径直将怀中一白瓷瓶内的疗伤丹药喂入了他的嘴里,右手缓缓上下拖动下颚,帮助他吞下丹药。

    邢师兄面露惊愕之色,手中颤巍巍紧捏了一个莲花法印:“我等出身名门古派天师道,此番乃是接了门内法旨坐镇金华,以防妖邪作乱。但不知阁下何派出身,今日之事不妨作罢如何?”

    自这天地变化,各地鬼怪妖邪频生。天师道的确挑起了名门古派应有的担子,期间同蜀山一般不断让门内弟子或长老出山维护一方秩序。为了尽量减少伤亡,自然做足了应对之策,而这莲花法印则是天师道门人传递撤退讯号之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