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 我是猜的

作者:谈笑书.QD分类:其他类型
    花无邪发出声惊恐的尖叫,疯了似地摧动身法。

    一时,万千幻影。

    风刃散去。

    花无邪左看看自己,右看看自己,奇道:“咦,我竟然没受伤?”

    堂堂金丹仙人,对决区区筑基二阶修士,第一招竟是毫发不能伤?

    计采华怒了,冷哼一声。

    花无邪见机不妙,二话不说,往土里一钻。土遁术。

    计采华冷笑:“哪里逃?”

    他手里指诀变化,口吐真言,足足施法半盏茶时间后,这才剑指往地上一划。

    大地翻腾。擂台上,地表近半丈的土地,纷纷凝聚成形,化成土龙,向土里钻去。

    眼见数十条土龙咬来,花无邪吓得一声怪叫,将土遁术运到极致,左曲右突,前进后返。

    躲不过去了,花无邪如冲天炮般,从大地里倏地窜出,直冲天际。

    他身下,三条土龙张嘴咆哮,向他咬去。眼见就要咬着了,却身躯一颤,在半空中化为泥土,纷纷洒落。

    却是,其中法力已耗尽。

    土落如雨,计采华伫立不动。泥土掉到他头上时,自然而然地滑开。他依旧白衣飘飘,风采卓然。

    只是脸上的笑,已经僵硬。

    堂堂金丹仙人,全力出手,竟然两招都拿不下一个筑基初期的小子……

    计采华分明听到了,擂台下的几声窃笑。

    计采华深吸一口气,将脸上僵硬的笑化开。他笑道:“不错不错,师弟果然好手段,怪不得能八战八胜。”

    “之前倒是我小觑师弟了,下一招我会使出全力。若是师弟再能躲过,师兄我必将会元桂冠,拱手相让。”

    “师弟,小心了。”

    说完,计采华凝神静气,手中指诀纷飞,浑身真元四溢。那气势之盛,竟是压得此处的阳光都暗淡了几分。

    明显是在憋大招。

    花无邪哪见过这状况,张嘴,就要大喊“投降”。无奈一道无形剑气凭空出现,抵在他喉间。那熟悉的杀气,激得花无邪都不敢喘气。

    花无邪心中大骂:九歌,你个剑人!

    计采华蓄势完毕,将花无邪站在那动也不动,赞道:“师弟真有七分傲气、十分傲骨。”

    “看招!”

    计采华一声清叱,大袖一挥,挥出一片清光。

    清光中,计采华消失。

    不是使了障眼法,而是彻底消失!

    花无邪体质特殊,修得又是《本经》,与天地极是契合,感官之敏锐,超过同辈不知几许。

    可现在,计采华在花无邪的感知中,完全不存在。

    无形、无声、无味。

    花无邪大惊,闭上眼,将神识外放,一遍遍扫过周身。

    可没用,身边这片天地与别处的天地绝无二样。这片天地里,没有计采华。

    但,计采华一定在。

    花无邪的心怦怦狂跳,额头上的冷汗渗了出来。

    都找不到人了,该怎么打?

    咬紧牙,花无邪强行按捺住拨腿就跑的冲动。将所有精神集中在身周分寸之间。

    忽然花无邪心中一动,一道微弱至不可捉摸的杀气,悄无声息地袭来。

    花无邪想都不想,手指一抬,一道断天剑气斩去。

    空中一片涟漪,然后那道断天剑气凭空消失,就像被眼前的天地一口吞尽。

    花无邪吞了口口水,继续等待。

    忽然,花无邪心里警兆大生。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同一时间六道杀气同时袭来。

    花无邪怒吼一声,双手连点,六道断天剑气喷涌而出。一时剑气纵横交错,呼啸有声。

    可惜没能大杀四方。

    所有的剑气如之前般,消失的无形。

    花无邪终于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叫道:“你出来啊,堂堂金丹仙人,还藏首藏脚的,你好意思不?”

    四周无声。片刻后,又有数道杀气无声袭来。

    花无邪又是一轮六脉神剑射去。

    这样再一轮后,花无邪忽地幻出残影,在擂台上闪现不停。

    他的剑气不多了。

    断天剑气犀利非常,花无邪体质再是特殊,最多也只能纳二十道剑气于体内。

    现在只剩最后一道。

    他不敢再用,只能逃,希冀以身法消磨时间,逼计采华现身。

    可这有用吗?

    台下的众修士笑了,台上的计采华也笑了。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所有人都在嘲讽,花无邪的垂死挣扎。

    真的要输了,花无邪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想认输。哪怕嘴上“投降”叫得震天响,他还是想赢。他只想赢。

    可还能怎么办?实力相差太远,他绝无一点机会。

    计采华一直没有出手,只是猫戏老鼠似跟着花无邪。他明明可以出招,轻松击败花无邪。可他就是不出手。

    人在恐惧时的绝望和无助,对他来说,便是世间最美的糖果。

    也不知道在擂台上转了多少圈,花无邪心中忽然一动。

    那种感觉……

    没有任何预兆,他的心里莫名其妙地突然有了个想法。然后花无邪的身体,莫名其妙地就按照那想法动了!

    他停住,定身,抬手,面向正前方,那绝对空无一人的地方,射出了一剑。

    第二十一道断天剑气。

    他最后一道断天剑气。

    这一剑,射得诡异突然,射得蛮横霸道。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剑射空了。

    可剑落去,一声闷哼!

    花无邪面前,那绝对空无一人处,空间一阵激荡,一道人影踉踉跄跄地,从中挤了出来。

    正是计采华。

    计采华勉强站稳,他抬头,额间赫然一道清晰分明的剑痕。其深入骨,清晰可见白玉似的头骨!

    鲜血流了出来,流到一半,剑伤处的肌肉一阵蠕动,却又将鲜血吸了回去。

    这情景着实恐怖!

    花无邪吓了一跳,连退几步,问:“你,你还好吗?”

    计采华死死地盯着他,失控地叫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不可能!你怎么知道的?说!”

    花无邪弱弱地说:“我说,我瞎蒙的,你信不?”

    计采华急促的呼吸猛地一顿,他呵呵笑道:“蒙的?瞎猜的?哈哈。”

    “我竟然输了,输给了一个靠瞎蒙,蒙对了的家伙!”

    说完,计采华怦然倒地。他额头上的鲜血再也锁不住,流了出来,染红了擂台。

    花无邪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再用右手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竟然赢了?

    他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正面硬刚一个金丹仙人,最后竟然还赢了?

    我去!

    要不要这么神奇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