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二章 是劫是缘

作者:檐前铁马分类:武侠仙侠
    殷如兰晕过去之后,脑海中一片混沌,感觉自己飘浮在漆黑的深渊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似乎天地之间只剩自己一人,深渊底部传来阵阵声响,竭力的想要呐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混混沌沌中,殷如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脸庞,关切的眼神。殷如兰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提不起一丝力气。

    杨无咎见她醒来,轻声问道:“兰儿,身上还痛吗?”殷如兰微笑着摇摇头,目光盈盈如水,说道:“一点都不痛。”杨无咎将怀中婴儿捧到她的眼前,说道:“这是我们的孩儿,是个男孩。”殷如兰眼睛一亮,怔怔地望着,继而欣喜道:“大哥,扶我起来,我要抱抱我们的孩子。”

    杨无咎托起殷如兰的肩头,让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把孩子放在她的胸前,两手把着殷如兰的手将孩子托起。

    殷如兰望着怀中安静沉睡的婴儿,见他小嘴微张,手脚微颤,轻轻地笑着。殷如兰说道:“大哥,我想摸摸孩子。”

    杨无咎放开她的手,殷如兰奋力地将手移到孩子的脸蛋上,额头已微微见汗,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殷如兰苍白纤细的手指在孩子粉嫩的脸上轻轻地划着,随后俯首在他额头吻了下去。殷如兰抬起头,眼中已噙满了泪水,有几滴划过脸庞滴在孩子的额头、鼻尖,泪珠轻颤。

    杨无咎伸手拭去她的泪痕,强笑道:“哭什么,以后我们的日子还长呢。”

    殷如兰扬起脸,也含泪笑着说道:“是啊,大哥,我们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要抱着他荡秋千,抱着他骑马,抱着他看星星看月亮。等他长大了,我抱不动了,就叫他替我们喂蚕,替我们做笤帚,替我们砍柴种地,好不好。”

    杨无咎心中一痛,便要落泪,又见她面容枯槁,憔悴不堪的样子,于是急忙将孩子捧下来,涩声道:“好!都好!你快躺下吧,养好身体。”

    殷如兰也提不起力,便依言躺下,杨无咎将孩子放在她的身侧。

    殷如兰目光寸步不离杨无咎,杨无咎强笑道:“你望着我作甚?”殷如兰似乎没有听见,仍细细打量杨无咎,目光中充满依恋。

    良久,殷如兰微微一笑,说:“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取名吧。”杨无咎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说道:“还没有,要不你取一个。”殷如兰思虑片刻,说道:“要不就叫杨安。”杨无咎自然应允,说道:“好,就叫他杨安。”殷如兰侧头望着孩子,柔声道:“盼他一生平平安安。”

    杨无咎想起二人自相识起,除了在水流村有一段平静的日子,其余时候都处于江湖纷争之中,尔虞我诈,朝不保夕,也明白了她的期盼。

    殷如兰忽然道:“大哥,我身上的衣裳好脏,给我换一身好不好。”杨无咎才发现殷如兰还穿着一身染着血的脏衣裳,于是赶紧说道:“好,我让他们现在就去买。”殷如兰点点头,杨无咎急忙出门吩咐。

    很快,衣服便送了进来。殷如兰望着鲜红的嫁衣,诧异道:“大哥,怎么是嫁衣。”杨无咎强笑道:“我们成亲当晚没有让你穿上红嫁衣,今天给你补起来。”

    殷如兰想起当日在水流村小院中二人指天为媒,结为夫妻,自己无意中说乡村简陋没有红布做嫁衣,不想杨无咎此时为自己补上了,不禁鼻头一酸。

    殷如兰浑身无力,杨无咎为她擦拭过身子,亲手换上了红嫁衣,又将她扶起,为她梳好头发。

    殷如兰依偎在杨无咎的怀中,二人四手紧握。杨无咎忽然想到虞瀚说殷如兰最多活不过今晚,一颗心好似被大手捏紧了,直喘不过气来,有千言万语又不知从何说起。

    殷如兰倚靠在他怀中,忽然说道:“大哥,我要和你坦白,有一件事骗了你。”杨无咎哪里关心这个,只顺着她的话道:“你何时骗过我?”殷如兰道:“其实,你打死老虎那日,我已经知道了出山之法。”杨无咎眉头轻皱。

    殷如兰继续说道:“本来打算天一亮便带你出山,可是……”杨无咎贴着她的脸道:“可是什么?”殷如兰顿了片刻,说道:“可是当时我问你如果出不了山便如何,你说如果出不了山便娶我为妻,我就……我就没告诉你如何出山。大哥,你会怪我吗?”

    杨无咎双臂用力,紧紧拥住殷如兰,哽咽道:“我怎么会怪你,都怪我,都怪我想出来!”

    殷如兰轻声道:“后来你真的娶我为妻,我们指天为媒,喝了交杯酒,成了结发夫妻,我好欢喜!我们一起种地、养蚕、栽树,我觉得之前活了十多年都没有在水流村的那两个月快活。大哥,都是因为有你……”

    杨无咎此时浑身发颤,已泣不成声。殷如兰仍在呢喃着,如梦呓一般,声音逐渐变小,终于再也听不见了。

    杨无咎将头埋下,耳朵贴在她的嘴边,却听不到一丝声音,随即呼吸之声也骤然停下。

    杨无咎感觉心里一空,脑袋嗡嗡作响。随即青筋暴起,双目赤红,徒然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好用双手将殷如兰紧紧箍住,似乎这样就不会永远失去她。

    抚州府城外起了一座新坟,杨无咎将杨安托付给了秦子兴之后,独自将殷如兰带来,安葬在二人出水流村的出口,刻着字的树下,殷如兰下葬的时候穿的仍是那件红嫁衣。

    杨无咎望着眼前自己亲手堆起得坟,兀自不敢相信,过往一幕幕在眼前飞过,杨无咎目光空洞。

    杨无咎从怀里拿出一本书,正是临走之前秦子兴交给他的,是在闻青藤的尸体上找到的玄谷秘录。杨无咎用力地捏紧了这本泛黄的小册子,紧咬牙关,双目通红。

    杨无咎不吃不喝一动不动,在坟前陪了殷如兰三个日夜,终于离去。而杨无咎离开之后,顾几彦忽然出现在殷如兰的坟前,望着眼前新起的坟墓,久久不动。

    斗转星移,光阴荏苒,新坟上也生了杂草,青了又黄,腐了又生,寒来暑往,见证着日月星辰轮回不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