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一章 千里驰援

作者:檐前铁马分类:武侠仙侠
    杨无咎也身中数剑,却浑不在意,只护住要害,单刀左劈右砍,如刽子手一般,一刀一条人命。

    程玉自小娇生惯养,在家中是独子,被父母师兄弟宠着,乍入江湖,哪里见过此等血腥场面,直骇得脸上无一丝血色,见单刀劈来,竟不知如何抵挡,转身欲逃却发现双腿发软不能动弹,被杨无咎一刀枭首,头颅落地仍可见一脸惊恐之色。

    闻青藤心中胆寒,也束手束脚起来,杨无咎抬眼见到,持刀便砍,此时杨无咎如在血泊里浸过一般,浑身无一处不红,直奔闻青藤而来。闻青藤见他杀人如砍瓜,四目相对之下,肝胆俱裂,武功也忘了七八分,挡不得两招,便被一刀当头砍下,顷刻间命丧黄泉。

    陈舟同、卢绍寅见闻青藤被杀,双双悲号,抢上前来,被杨无咎看到,上前一刀一个,接连惨死。而杨无咎也被向世平一剑刺中,回头一刀逼开,身体摇摇欲坠。

    杨无咎心想今天看来要命绝于此,抬眼往殷如兰处望去,满目悲凉。

    此时忽听远方马蹄声阵阵,叫喊声不绝,众人抬头望去,见大批人马往这边赶来,有人认出为首的正是幽冥教秦子兴。

    陆世文见杨无咎支撑不住,再斗片刻必然当场殒命,恨道:“杨无咎不是退出幽冥教了吗?为何他们会来营救!”向世平拉着他叫道:“师兄,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众人被杨无咎一番杀戮杀得魂飞魄散,早生逃命之心,又见幽冥教大批人马赶到,立即四散而去,陆世文等人也只好离开。

    幽冥教人马顷刻间便赶到,数人下马拜见杨无咎,其余继续掩杀过去。杨无咎并不追赶,踉跄殷如兰身前,将其扶起,却见她已昏迷不醒,身下衣裙被鲜血染红了大片。

    杨无咎心下大急,不知所措,回头怒吼道:“虞堂主何在!”灵枢堂堂主虞瀚急忙赶上前:“属下在。”虞瀚见杨无咎浑身是血,便要替杨无咎查探。杨无咎一把抓过他的手,拉倒殷如兰身边,双眼赤红,看着虞瀚说道:“将她救活!”

    虞瀚不敢违抗,按上殷如兰的脉搏,凝神查探。正在此时,杨无咎因失血过多,加上担忧过甚,急火攻心之下,突然往后一倒,人事不省。

    顾几彦、秦子兴等人纷纷上前扶住,见杨无咎浑身是血,衣衫破烂,全身创口数十处,均暗恨还是来迟一步。

    原来他们早知道杨无咎往武当山去了,又打听到武当山众派埋伏杨无咎,虽然并未成功,仍十分担心,于是秦子兴立即率大批人马星夜兼程赶来援助,还是晚了一步。

    杨无咎一睁眼,便见到幽冥教众人将自己团团围住,见自己醒来,纷纷面露喜色。

    杨无咎缓缓开口道:“子兴、杜长老、虞堂主、金堂主、何堂主,你们都在。”未等众人回答,忽然惊道:“兰儿在哪?”秦子兴道:“殷姑娘似乎要生了,我们叫了稳婆正照顾她呢,教主请放心。”

    杨无咎挣扎着要坐起身来,秦子兴急忙上前扶住,说道:“教主,你伤势太重,千万不可乱动!”说着又急忙唤虞瀚上前。

    虞瀚道:“教主所言不错,教主你失血过多,心脉受损严重,当下不可走动啊。”杨无咎听他说得混乱,摆手道:“子兴才是教主,各位都是无咎长辈,直接称我无咎就是了。我去看看兰儿。”

    众人阻拦不得,只好依他。秦子兴等人将其扶起,正要出门,忽听到一阵婴儿啼叫声,继而又妇人叫道:“生了!生了!”秦子兴、虞瀚等均脸现喜色,只有杨无咎仍愁眉未展,众人见顾几彦正站在一扇房门外,似乎要透过房门看看里头。

    随即房门打开,出来一名老妪,手中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浑身血淋淋的,尚兀自啼哭不止。老妪大声道:“不是让烧水吗!水!水!”几人急急忙忙带着老妪出去了。

    杨无咎、顾几彦却径直闯进房中,见殷如兰仰卧在床,双眼微闭,一动不动,半身衣裙被血染红。一名老妇人正在一旁剁脚,急的团团转,突见闯进来二人,如遇救星,喊道:“快!快!小娘子快不行了!”

    杨无咎三步并作两步,抢到榻前,叫道:“兰儿,兰儿!”顾几彦见殷如兰气若游丝,几不可闻,对门外大吼道:“虞堂主!虞堂主!”

    虞瀚、秦子兴等这才纷纷进来,虞瀚小跑两步来到床前,先翻了翻殷如兰的眼皮,又伸手搭上了她的脉搏。

    众人屏气凝神,十几双眼睛打在虞瀚身上,等着他开口。虞瀚浸淫医道数十年,医术高明,活人无数,不知多少幽冥教弟子奄奄一息之时被他从鬼门关拉回来。大家此时都盼着虞瀚向先前一样轻松一笑,操着他的蜀中口音说不得事。谁知虞瀚把着殷如兰的脉从左手换到右手,始终面色凝重。

    良久,虞瀚终于放下殷如兰的手,只见他面如死灰,躬身对杨无咎道:“老朽回天乏术,请教主责罚。”杨无咎如遭重击,蓦然变色,嘶声道:“虞堂主素有回春之手,怎么……”声音哽咽,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下去。

    虞瀚苦涩道:“女子生产之时,性命本就十去其九,何况先前受了重创,又失血过多。殷姑娘能顺利产下一子,已属奇迹了。”说着怅然一叹。

    杨无咎望着昏迷不醒的殷如兰,见她额头被汗水打湿,秀眉微蹙,睫毛轻颤,脸色惨白,似乎尚有无尽的痛楚,又回忆起二人相识之初,那个明媚活泼,笑语盈盈的少女,明明还是青春年少,就要离自己而去了吗?

    杨无咎想到再也回不到当初的日子,再也听不见她嗔怪自己不吃她做的菜、呢喃地说我好欢喜,再也看不到她嘴角噙笑喂着桑蚕,看不到她轻嗔薄怒腮晕潮红。杨无咎心中大恸,只感觉有千斤重的石板压在自己的胸膛,几乎喘不过气来,泪珠滚滚而落。

    良久,杨无咎嘶声道:“虞堂主,能让她醒过来吗?”虞瀚沉思片刻,继而坚定道:“老朽定当竭尽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