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80撤离

作者:浊酒老仙分类:历史军事
    可就是他那么一会的犹豫,扁豆等人抬着已经伤员上了车,顺着马路直接往西边撤去,伪军队长象征性的放了几枪后远远望着,心中有些不甘心。

    这可是立功的好机会呀!可谁知

    日军见游击队已经驾车逃离,为首的小队长直接冲进了伪军的炮楼,对着伪军队长来了两个耳光,扣响手枪扳机对着伪军队长大声吼道:“混蛋,为什么不反击!为什么?”

    伪军队长举起双手瑟瑟发抖连忙解释道:“这是皇军的军车,咱不敢打啊!

    更何况我也不知道这群游击队还会开车!

    我都不会开!

    他们没有钥匙,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打着的火!

    我以为他躲在汽车后面是想炸炮楼来着”

    小队长压根不知道他说什么,但他知道对方在解释。这群皇协军已经做了英勇的反抗,如果当众杀了他们的长官造成的影响肯定极坏,到时候皇协军如果出现变乱,那自己也吃不了好果子。无奈之下,日军小队长只能把伪军队长重重的踹了几脚泄了心头之恨而后气冲冲的离去。

    其他的伪军刚才屁都不敢放一个,见日本人离去才一个个殷勤的扶起地上的伪军队长

    ......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生死险境时时有,奈何上天爱好人。

    张松正驾驶着汽车一路逃离,日军和伪军已经远远的被他们甩在后面。钱勇要他顶住十分钟,此刻他已经顶了一个小时,按理来说群众早已经进山,游击队见枪声停止也说不定撤离了,这一回钱勇可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大山脚下,张松正停下了汽车,在汽车前盖上铺开了地图,指着前方道:“前方有硒鼓联队的第二中队把守,这硒鼓联队的联队长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刚才的战斗肯定是由他亲自指挥。

    既然轻步待已经知道我们驾车离去,沿途驻扎的部队肯定已经知道了消息,前方肯定是龙潭虎穴,我们就在此地下车进入丛林之中,即使路绕了点,但总比进入龙潭虎穴要好的多。”

    扁豆点了点头道:“那老大,这车怎么办,这车子摆在这里傻子都知道我们是从这里撤离的,到时候日军再派人进山追击,我们不照样危险?”

    平时死脑经一个的扁豆此刻脑瓜灵光起来,这倒是让张松正有些意外,张松正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悬崖道:“张松正已经死了,已经坠崖了”

    扁豆会心一笑,点了点头道:“大哥真乃神人也!”

    张松正笑了笑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调整好方向盘后用树棍压住油门,车辆缓缓的往山崖下驶去。

    几声巨响之后,车子已经变成了铁疙瘩,但始终都没有爆炸,说明油箱的油已经不多了,这对张松正带领的游击队来说是好事,因为车辆一旦爆炸,爆炸声肯定会吸引过来附近的日军。

    队伍已经打散了,张松正身边五十多人已经只剩下十七个人,扁豆还记得猴子的交代,答应他要人完完整整一根汗毛不少的带回去,如今怕要食言了,猴子的整个小队只剩下两个人,其他的都打光了。

    战场已经恢复了平静,如何寻找钱勇变成了当前最大的困难,这小子不会不知道他们这群人还活着吧?

    张松正知道那小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主,搞不好认为他们这一帮子人早就被炮弹炸成了肉泥,指不定已经给自己立好了衣冠坟,想到这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情还的有点过啊

    此地危险,事不宜迟,张松正带着游击队进了山林,只是身边有两个伤员有些麻烦,众人虽然帮他们止住了血,但如果几日之内不能及时治疗,他们只能死路一条。

    这两位受伤的游击队还很年轻,张松正不想让他们这样死去,如果今天下午不能与钱勇的人汇合,张松正便准备用最原始的方法把子弹挖出来。

    钱勇的人当初是往黑风口撤去的,张松正回忆地图,猜想他们下一个去的的地方应该是羊角山。

    这羊角山酷似羊角,只有猴子爬的上去,即使是日军也想不到他们带着几百人会去那里落脚。

    但正是因为日军想不到,钱勇才会选择去那里,因为但凡日军想得到的地方都会经历大扫荡。

    张松正一路前行,饥渴难耐,但走出一二十里后,钱勇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身后,和当初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一样,一二十个人举着枪对着他。

    张松正想起了野菜饼子,想起了山蟹

    在这根据地,他是有收获的。收获了友谊,收获了信念。

    尽管相距只有两个小时,但差一点二人便阴阳两隔,现在的两人更像是情侣,久别的情侣。

    “你丫的,老子还以为你死了!我本是好意,结果日军来了个反包围”

    钱勇上来就是一个虎抱,张松正差点没撸的住,他内心又太多疑问,但此刻只想问一句:“你怎么来了!”

    这货出现的太奇怪了!

    两个小时以前他还在清风坪打阻击,自己刚逃出包围圈这货如幽灵般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着实有点怪......

    “敌军没有进攻我们,我便知道肯定是对你进行了反包围,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你定然会去西边。

    因为西边没有日军。”钱勇笑着分析道。

    “我为何要去西边?西边是练祁河?难道要跳河不成?”张松正疑问道,他当初选西边都是无奈之法,这货怎么知道他会去西边。

    “你这是在考我吗?如果是别人或许会往北边那个鬼子窝撤,但你张松正惜命,特别惜战士的命,你想把他们活着带回去!

    分析种种利弊,西边活命的可能性更大,最不济便是跳河。

    跳河怎么了?游击队的这些弟兄们都是渔民,水性好的很,你选西边是将生的希望留给我的人,把死的希望留给你们自己人。

    因为你们这几个人水性不好!”

    钱勇分析的没有错,张松正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没有那一辆汽车,最后的逃生的方法便是跳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