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06.被惊吓的父亲

作者:高速公鹿君分类:历史军事
    出了李府,天色有点黑暗了。

    “哎呀,父亲一定饿坏了,要早点回去呢!”

    王峰运起真气,飞奔到家。

    只见父亲王祥正在门口焦急地张望,看见王峰后脸露喜色。

    “兔崽子,今天怎么这么贪玩,连烧饭也错过了吧……饿了吧,快点进去,我已经烧好了。”

    天色有些昏暗,加上父亲视力不好,他竟然没有注意王峰的穿着与往日不同。

    “等等父亲,你看这是什么?”

    王祥看到了一个雕花的精致食盒。

    “你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盒子,不会是哪里偷来的吧?”

    王祥顿时变了脸,穷归穷,不能做偷鸡摸狗的事!

    “哪有,是村东头李老爷家让我带给您的饭菜!”

    王峰把食盒放在地上,打开。

    “你看,香喷喷的大饼,还有肉和菜!”

    王祥难以置信,颤抖着声音道:“李老爷连刘老爷都不理会,怎么让你一个小娃娃带这么多好吃的给我,你一定是哪里偷来的,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父亲从旁边操起一根木棍子就要打他屁股。

    王峰哀叹一声,大人有时候太冲动了,他们难以想象的事就认为不会发生,所以这个世界还是需要年轻人啊……

    王峰撒腿就跑,边跑边道:“我杀了刘老爷家的恶狗,得到了一个’狗宝’送给李老爷治病,所以他才会对我好!”

    王祥停了下来,浑身冰凉,手上的棍子不自觉地掉在地上。

    “你…你…你...杀了大黑狗!”

    他只想到了心胸狭窄而又贪婪吝啬凶狠的刘福会如何地对待他和儿子。

    他捂着头痛苦地蹲在地上一会儿,抬起头道:

    “小峰,我去拿一两银子给你,趁着刘老爷还不知道,你去县城里躲躲,宁可做叫花子,也不要再回来!”

    儿子能够在这里安静地和他聊天,肯定是刘福还不知道大黑狗已经被他杀死。

    对他来说,刘福是不可侵犯的天,现在天要打雷,只有他来抗!

    王峰能体会他的心情,毕竟年轻的躯体里是个年老而成熟的灵魂。

    他走到父亲身边,蹲下道:“父亲,不用怕,刘福早就知道了这事,他还自己吃了狗肉呢…..有李府撑腰,刘福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王祥吃惊地盯着他。

    王峰将去李府之前的事情和他讲了一遍。

    王祥总算放松点了,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儿子不用跑路了。

    “这就好,可是刘老爷肯定不会再要我们干活了,以后吃什么喝什么呢?”他满面愁容。

    “李府的五小姐说了,明天让你去那边干活,而且,从明天起,我就会在李府的私塾上学了!”

    王祥惊奇地无以复加,这么多天大的好事一天就来到了他们身上?

    他暗暗掐了掐自己的腿。

    疼,没在做梦!

    “小兔崽子,老天爷开眼了!……你可知道刘老爷为什么三番五次地去李府吗?”

    “巴结李老爷呀,他朝中有人。”

    “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听说李府的梁先生乃是山东大儒,学识渊博,有他当先生,考取功名就会容易得多!”

    王峰奇道:“听说梁先生不过一个秀才而已,能称得上大儒?”

    “梁先生那是不愿意出仕为官,乡试时故意落第......当然,我也是听一些工友们这样谈论。”

    王峰心道:“这世上还真有有实力做官也不想做官的人,见识了!”

    “所以,小峰,父亲的事是小,你能师从梁先生可是天大的机遇,要好好珍惜!”

    王峰心道:“我的机遇是系统……”

    次日,王峰带着父亲来到李府。

    看到五小姐称呼儿子为弟弟,大小姐围着儿子打转,王祥终于相信踩着狗屎了。

    李二带着王祥去安排活计。

    王峰和两位小姐来到了教室。

    他往中间一坐,被两个美女夹住,左边是李芷兰,右边是李含蕴。

    他把手在两位小姐身后摆了摆,做了个左拥右抱的姿势。

    梁先生瞪了他一眼,道:“手放桌上摆好!”

    王峰收了手,端坐好,看见自己桌上放着一本《三字经》,偏头看看,另外两人今天学得是《诗经》。

    梁先生坐在讲台后,道:“两位小姐先抄写《鹿鸣》,我教王峰先念几句《三字经》。”

    李芷兰和李含蕴握起毛笔,开始在纸上工工整整地抄写《鹿鸣》。

    王峰左看看右看看,觉得两人的字都写得挺好的,反正自己是做不到。

    时不时的,他把脸凑得离她们的脸很近,淡淡的胭脂香味,很好闻,尽管味道有些差异。

    “啪啪啪!”

    梁先生用戒尺拍了拍桌子。

    “王峰,男女授受不亲,和两位小姐保持距离!”

    王峰回身坐好,道:“是,先生。”

    “打开你面前的书,翻到第一页。”

    王峰打开三字经。

    “跟我一起念,三个字三个字一起,明白吗?”

    王峰在心里吐槽:“真当我是白丁呐……算了,本着尊师重道,我还是照办。”

    “是,先生!”

    王峰的态度一直很好,这点到现在为止还是让梁先生比较满意的。

    “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王峰照本宣科地念了一遍。

    梁先生又读了一遍,王峰又跟着念。

    梁先生一直念了十遍,王峰念得已经不耐烦了。

    “先生,可不可以多学几句,这几句我已经会了。”

    学会了?对于一个白丁来说,这些起嘛半个月去消化吧?

    “王峰,学习不能急躁,现在你虽然会念,可是等下半个时辰后你几乎会忘光,那么现在,我就教你写字,抄念结合会增强记忆力。”

    别说,梁先生这套对于一个真正的白丁来说还是有用的,可他是假白丁!

    当然,书法这方面他还是要学学。

    话说那张“初级书写券”还在系统里,不过现在没必要用它,说实话,会装不会也有点累的。

    王峰学着两位小姐的样子握好笔,因为他真不会写毛笔字,所以姿势不是很对。

    梁先生走过来捏着他的手,帮他调整好。

    “要写得一手好字就要下苦工夫,有天赋的人两三年就能初具雏形,一般人总要五六年以上,为师希望你努力,持之以恒,夏练三伏,冬练三九!”

    “是,先生!”

    梁先生人不错,就是太啰嗦,王峰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拿笔蘸了墨水开始写“人”字。

    “唰”“唰”

    仿佛耍剑一样,他在练习纸上左右开弓写上两笔。

    “嗯,不错!”王峰自我欣赏起来。

    两位小姐却看得捂嘴直笑。

    梁先生头上冒黑线。

    “王峰,写字不是打架,每一笔都要讲究起承转合,笔划之间要注意结构搭配,来,我教你!”

    王峰此时已经在涂“之”字,果然发现大开大合不讲章法写起来的字像是狗屎。

    他心道:“虽然俺有系统兑换的书写能力,多学点也不错。”

    梁先生开始和他讲解最基本的笔划的写法。

    单是一个点就讲了一刻钟。

    “好了,王峰,你自己练习,接下来我要教小姐们学习《诗经》。”

    王峰点点头,开始单调重复写起那些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