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7章:不在待会儿了

作者:晗七七分类:都市言情
    他原本不是这样拘泥,可是却在见到锦婳的时候,忽然间便没了所有底气。

    那一副无辜的样子,简直让人想要冲上前去,将他抱在怀里安慰。

    “多谢。”

    接过穿云镜后,简单检查了下,没有任何损坏,锦婳于是便欲转身离开了。

    “诶”

    自从上次他来妖界,在玄门外被太后墨小乖呵斥过一顿后,他便觉得,自己见到锦婳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所以,明明不希望她离开,却是连“等等”这个两个字,都说不出口。

    本以为锦婳这样就要走了,没想到她却在走了几步路后,忽然间转过了脸来,冲其笑笑道:

    “帝君弟弟,要不要去妖宫坐坐啊?寡人宫里的暖炉可是很暖和的!”

    望着眼前笑的一脸无害的姑娘,魔羽原本沉寂着的心,一瞬间便像是被塞入了无数的蜜糖一般。

    那一瞬间的感觉,仿佛像是回到了从前他们在魔界时候,她陪在自己身边时的几日一般。

    “好啊!”

    他自飘雪的树林中站立良久,本就冻得有些手脚僵硬了。

    若是能去暖暖身子,也是好的。

    再返回玄门外时,彼时的赫连寂已经等候多时了。

    “王上,这位是……”

    “他是我的朋友!寂表哥,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传家宝你还是拿回去吧!母后的畏寒之疾已经好了,便不需要了。”

    闻言,赫连寂面上难掩的失落。

    随即在瞥了一眼锦婳身侧的魔羽时,眼神不禁有些黯淡道:

    “既然王上有客,那我就不多打扰了。改……改日再来拜访吧!”

    说罢,赫连寂于是失望的转身,便驾云飞远了。

    “他是你表哥?”

    待赫连寂走远之后,魔羽才犹豫着问出了口。

    “嗯,是我姥姥家的远房表亲。”

    “原来如此。”

    他其实是想问,那个男人是不是喜欢她?可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被他生生咽下了。

    锦婳没有说谎,金啟宫内的暖炉果然很热。

    魔羽将手小心地放在炉火上烤着,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书案前的锦婳。

    彼时的锦婳,刚一回到金啟宫,便被许宦官告知,又好几份紧急的奏疏需要批阅。

    因此,让魔羽自己蹲在炉火旁烤火,她便忙自书案前坐好,认真的看起了奏疏。

    良久过后,待魔羽身上的寒意渐渐退却了,锦婳也总算是将奏疏批阅完交给了许宦官。

    “帝君弟弟,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金啟宫是不是很暖和?”

    “嗯。对了,我来之前,在你曾住过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枚小水滴,怎么都捏不破,这个到底是什么啊?”

    说着,魔羽便将那水滴递到了锦婳的面前,一脸认真的问向其。

    “呃……呵呵呵这个水滴啊!它就是个小玩意,那个……是我母后送给我的,觉得好看,就带在身边了。”

    说着,锦婳忙一把从其手心夺过了那雨滴凝露,忙又小心翼翼的收到了自己的袖兜里。

    “哦。那既然东西都还完了,本尊也该走了。毕竟出来的时间太长,我怕魔界那边会出乱子。”

    “不……不再……待会儿了?”

    她忽然间眼前便跳出了那日她偷看他洗澡时候的画面,一时间整个人都跟着尴尬在了当场。

    “王上希望本尊留下来吗?”

    他忽而冲其邪魅一笑,眨巴着一双澄澈的眸子问道。

    “那个……你要是魔界事物繁忙,就……就回去吧!”

    语毕,锦婳忙将身子转了过去,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望着锦婳那略显呆板的背影,魔羽最终还是决定离开了。

    “好吧!那……王上保重,本尊这就走了。”

    说完,魔羽最后又深深地望了其一眼,而后便迈着沉重的步伐,朝殿外去了。

    直到听着其脚步声渐远了些时,锦婳才忙又转身,傻兮兮的冲着其背影喊道:

    “常……常来啊”

    而后待回过神来之后,又忙暗自啐了两下。

    “呸呸呸!常来什么常来?怎么感觉听起来像那凡界青楼女子在喊话?”

    兀自凝眉自言自语了片刻,确认殿内无人注意到自己,锦婳才又重新坐回到了案前。

    ……

    白云苍狗,岁月如梭,一转眼,五百年后。

    身为妖界小王爷的白狄琼,终于也成了同他长姐幼时一样的调皮。

    “苏苏,你怎么又偷跑出宫去了?长姐是怎么和你说的?外面很凶险,知道吗?”

    “长姐,那你和母后为何都可以出去?”

    小家伙一开口,那一口流利的萌调子,便令锦婳心软不已。

    “寡人身为妖王,法力无边,母后乃妖界太后,自当有能力保护自己。你一小小屁孩,出去了之后,万一被人刺杀了,怎么办?”

    “长姐惯会骗人!本王都出去多少次了?也没见哪个家伙敢对本王意图不轨啊!”

    小家伙顶嘴的功夫,绝对不输当年的锦婳。

    “就算你可以出妖宫,但你也不能拿着寡人的异王令,私自跑去要异界王宫胡闹吧?”

    “谁说本王是去胡闹的?本王是去见干娘的。干娘可稀罕我了。”

    “噗——”

    这小家伙,还真是人小鬼大。

    想想她像苏苏这么大的时候,可是被父王管的很严的,没事连妖宫大门都不让出。

    没想到到了他这儿,竟是将妖规律法,统统视作无物。

    偏偏有母后给他撑腰,有干娘对他多加宠爱庇护,她也只能气得跺脚。

    从前

    干娘可一向都是喜欢她的,结果这小家伙长大了,化了人形之后,干娘便将她这个干女儿抛诸脑后了。

    竟是连她自己的亲生儿子辞言都不宠了,独独宠着苏苏这小家伙。

    “长姐,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出事的。”

    “你怎么敢保证?”

    无奈蹙了蹙眉,锦婳忙伸出手来,捏了捏小苏苏的小鼻子。

    “当然是因为,我比长姐聪明啊!我可是妖界的小王爷,他们都叫我‘小霸王’,谁敢惹?”

    “我呸呸呸!你还小霸王!还……还比我聪明?你可得了吧!上次也不知道是谁偷吃点心,被母后当场抓包的?你若是聪明,怎么没逃脱的了母后的法眼啊?”

    小家伙闻言,面色一窘。

    “可是……事实证明,本王的确每次都是顺顺利利的回来了呀?不是吗?嗯?嗯嗯嗯??”

    小家伙昂着下巴,一副傲娇的样子,倒是令锦婳有些哭笑不得。

    “你若是回不来,这妖界怕是就少了个小王爷啦!”

    “不可能!”

    他怎么可能回不来?

    早在三百年前,母后就把弑神剑赐给了他做防身之用。

    两百年前,干娘又赐给了他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作为防身之用。

    一百年前,长姐又特地命人去仙界,为了他寻来了保命金丹三枚。

    这保命金丹,据说死人都能医活,他可还一颗都没用呢!

    就算是被人伤了,他吃上一颗不就好了?

    被这个小家伙倔强的态度逗得不断捧腹,锦婳竟是连早朝都差点延误了。

    “不和你说了,寡人要去上早朝了。”

    语毕,锦婳忙兀自转身,朝金啟宫内去了。

    小家伙追随其后,伸出肉嘟嘟的指尖画了个符,随即便隐去了身形,大摇大摆的跟在自家长姐身后,一并朝金啟宫内去了。

    如这般偷听早朝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前两次总被抓包,但许是之后有经验了,他便独自一人,躲在一旁的柱子边上偷听。

    尽管那些个老头子们在朝堂上说的话,他都不大懂,但是回去之后,他便会去请教母后。

    如此一来二去,也可将妖界的政务,了解的一清二楚。

    一阵无聊的瞌睡过后,总算见着殿内大臣们都出去了。

    扫了一眼上座的长姐,似乎眉宇间有些不大欢乐的样子。

    “长姐,你这是那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咦?白狄琼!!!你怎么又跑进来偷听啊?”

    每次见到他在殿内,长姐都是这副表情,他倒也算是习惯了。

    不过,方才他走了神,还真的是不知道长姐到底因何不愉快了。

    不管那些,眼下,先躲开长姐的围追堵截再说。

    “长姐我错啦!!!我…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任凭他如何求饶,似乎身后的锦婳都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了。

    “你给我站住!!越发不懂规矩了。不让你偷听,你偏要偷听!!上次就是把我妖界的机密,全都泄露给了干娘。你……你这死孩子!给我站住!!”

    “长姐,我以后不会啦来人啊王上要杀人啦”

    熟悉的画面,妖宫中的侍子婢女和宦官们,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了。

    自打他长大了之后,长姐便再没了往日的不苟言笑,而是变成了一只比他这个老虎更像只老虎的母老虎。

    “你还真是长本事啦我叫你跑!”

    眼睁睁瞧着自家长姐已经幻化出了一道指令符,冲着他的后背便印了下去,小家伙不禁暗自叹了口气。

    “跑啊!不是有本事吗?继续跑啊”

    从小到大,长姐最不可信的话,就是在给他贴上指令符之后,还对他说让他继续跑。

    虽然他对长姐这种行为很是不齿,但是,为了能够求得其解开,也不得不乖乖认怂了。

    “长姐,我……我错了!我……我再也不偷听政务告诉干娘了。”

    他那哪里是将政务尽数告诉干娘?

    明明是他不懂,想问问干娘,请教而已。

    毕竟,每次看着长姐那么辛苦,他也想帮她分担下嘛!

    没想到干娘一点儿都不仗义,这边说好了守口如瓶,转过头来便将此事命人偷偷告诉了长姐。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