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4章:或许会嗜睡些

作者:晗七七分类:都市言情
    再回到妖界之后,司徒嫚便马不停蹄的寻到了自己的夫君,将其拉到了内殿,说明了心中的想法。

    “夫君,你知道的,我的弟弟因为我的缘故噬灭的早,现下我也就唯有这么一个长姐了,我一定要救她。可是……我知道,这样一来,便会特别的对不住你。若是……你觉得,这对你不公平的话,你我大可和离,到时候,你再另娶良妻,为你生儿育女吧!”

    司徒嫚的话,说的又急又快,完全不给南宫焰插嘴的功夫。

    一直到她哽咽着说完之后,南宫焰才终于一把将其揽入怀里,轻轻拍其后背安慰道:

    “嫚儿,你我曾许诺,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我怎么会同你和离呢?哪怕以后,没有亲生的孩子,我们大可收养旁人家养不起的孩子来,若是养大了,不也一样唤你母亲,唤我父亲吗?”

    他的声音尽量压低,温柔且带有磁性,那种低沉而又担心惊扰了谁的尽量放轻,令她一时间受到了莫大的安慰。

    “可是……夫君,那终归不是南宫家的孩子啊……”

    她一瞬间泪目,任凭泪水不断倾泻而下,洒在了他暗红色前襟之上。

    “家中尚且有大哥这个嫡长子开枝散叶,子嗣之事,我们不必操心的。嫚儿,我娶你,并非只是让你为我生儿育女绵延子嗣的。

    更重要的是,我喜欢你的率真,喜欢同你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喜欢你这个人。至于你可否愿意为我生子,也都要看你的意思。

    若是你为了搭救长姐,不能要属于咱们的孩子,我也同样尊重你。我不是在成亲时便同你说过了吗?你会是我南宫焰毕生唯一最爱的妻子。

    且那些誓言,都不是假的,我要让你知道,我南宫焰并非是眼皮子浅薄的人。”

    一番话过后,南宫焰便将怀里不断颤抖的人儿拥的更紧了几分。

    他明知道司徒家最傲娇任性的小姐便是司徒嫚,可他还是娶了。

    他明明知道,她嫁给他时,还不是那么的喜欢自己,可他也认了。

    如今好不容易通过他的一番努力,她渐渐爱上了自己,他又怎么能轻易便放开她的手呢?

    他相信一见钟情,因为他对嫚儿,便是如此。

    只一眼,待看到她笑靥如花的样子时,他便认定了,这个女人,他要用自己的一生去疼爱。

    她任性傲慢,他便包容她的小脾气。

    尽管嫁入南宫家的第一日,她便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不高兴,但他却仍然厚着脸皮直到哄她高兴为止。

    他知道她喜欢腹有诗书之人,他便每日缠着大哥,让他教自己诗词曲赋,以此来增加自己的才气。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他也终究可以做到,出口成章,说出的话,令都嫚儿崇拜不已了。

    如今不过是个小小的坎坷罢了,他爱她,有她在身边就够了。

    哪怕日后,他永远不会有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无所谓。

    “夫君,我上辈子定是积了大德了,才会遇到你这样好的夫君!”

    她一边在他怀里不断蹭着眼泪,一边闷闷道。

    “好啦!想做什么尽管做就是了。为夫的支持你。”

    “嗯!”

    吸了吸鼻水,司徒嫚忙自其怀里挣开,破涕为笑了起来。

    最终,扳过其棱角硬朗的轮廓,直接在其面颊上落下了一吻。

    待同自家夫君商议过后,司徒嫚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将自己的妖珠,献给自己的长姐了。

    而这件事从头至尾,她和锦婳都商量好了,要在墨小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

    将一直近身伺候自己母后的小芝叫出来后,锦婳同其偷偷交代了很长时间。

    最终,在得知一切都是为了太后娘娘好,小芝终于答应了锦婳,将能令墨小乖昏睡的汤药,端去给某乖喝。

    “小芝,今儿这汤药,怎么味道有点儿怪怪的?”

    将碗中的汤药全部喝完了之后,墨小乖不禁蹙眉问道。

    “许是……妖医多加了一味药在里面吧!所以……”

    “妖医?难道又发觉到什么新的驱寒药材了?”

    她对小芝倒是颇为信任的,毕竟,小芝在她身边伺候也已经有了数千年了。

    这丫头向来伺候自己便十分体贴,也很尽心。

    “嗯!妖医说,喝了这药,娘娘……或许会嗜睡些,但是……对驱寒有很大的效果。”

    “不过也都是治标不治本罢了。”

    轻叹口气,某乖将汤药碗递给了小芝以后,便又双手环抱住了汤婆子,缓缓躺下了。

    再闭上眼,头忽然晕晕的,很快,便就没了知觉。

    “太后!太后?”

    等了片刻后,小芝试图轻唤了其两声,待没有得到回应后,才又忙碎步退出了殿内。

    “王上,这汤药,奴婢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端给娘娘了,娘娘喝完之后,便睡着了。你们可以入殿了。”

    “很好。小芝姑姑,剩下的事便由我们来办了,您先下去歇息吧!”

    “喏。”

    待小芝端着药碗退下后,锦婳这才带着司徒嫚一起,进入到了金翎殿的内殿。

    一个时辰过后,锦婳终于扶着司徒嫚,再次从殿内走了出来。

    “娘子!”

    一见到司徒嫚苍白着脸颊自殿内走出,南宫焰眼里写满了心疼,脚步不迭的上前,便从锦婳的怀里将其接了过来。

    “夫君,我……我没事,歇息下就好了。待会儿……咱们就回家吧!”

    待其话音刚落,一脚踏空,整个人便直接昏了过去。

    “嫚儿!”

    “小姨夫,你

    别担心,小姨只不过是太过虚弱了而已,你放心,我待会儿便会让妖医帮她好好瞧瞧的。先把她扶到霓虹殿去吧!”

    眼下,也只有霓虹殿距离金翎殿最近了。

    点了点头,南宫焰于是拦腰将司徒嫚抱起,便跟着锦婳,一道去了霓虹殿了。

    霓虹殿原是锦婳的寝宫,虽然说她做了妖王,但这里却也时常命人打扫,还算整洁干净。

    “把小姨放到内殿就好了,妖医马上就来。”

    “嗯。”

    南宫焰一边迈着碎步朝内殿去,一边时不时的望着怀里那苍白着的一张小脸。

    没了妖珠的司徒嫚,似乎看上去憔悴极了。

    良久过后,才见其缓缓苏醒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妖医也带着药箱,姗姗而来了。

    “这位公子,还请殿外等候吧!下官要为尊夫人诊脉了。”

    冲着那一双眼睛恨不得钉在司徒嫚身上的南宫焰恭谨的说完,妖医于是躬身站立在了一旁。

    “有劳了。”

    拱了拱手,南宫焰终是跟着锦婳一起,出了内殿了。

    似是看出了南宫焰的担忧,锦婳于是出言安慰道:

    “小姨夫,你放心吧!小姨吉人自有天相,是一定不会有事的。”

    长叹口气,南宫焰随即露出了一个牵强的笑容来。

    “嫚儿她心地善良,老天也定不会让她有事的。”

    尽管嘴上这样说着,但他眉宇间,却依旧是阴霾未散。

    他虽然没有感受过自己的妖珠生生被炼化,可当他看到嫚儿从殿内苍白着一张脸,连唇色都跟着白如宣纸一般时,他便知道,她一定难受极了。

    如若可以,他恨不得替她受了那些苦痛去。

    可他除了将她虚弱的身子揽入怀里,抱走之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但这一切都是嫚儿她自己的选择,他尊重她的选择,却也为之心疼不已。

    不多时,妖医总算是从内殿里带着药箱出来了。

    见了锦婳和南宫焰,忙拱手施礼。

    “王上。”

    “我小姨怎么样了?”

    “王上莫要担心,这位公子的夫人,已经无大碍了。就是骤然失去了妖珠,身子会格外虚弱些,待到醒过来之后,多吃些补内里的药材,便可慢慢恢复体力了。”

    妖医一字一句说的清晰,一旁的南宫焰总算可以稍稍松口气了。

    “补内里的药?那琼液可以吗?”

    锦婳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忙抬眼问道。

    “那……那是最好的了。只不过,那东西是仙界的,咱们妖界该是没有的。”

    “嗯,寡人知道了。”

    点了点头,锦婳似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道。

    “那没什么事,臣这便去金翎殿,为太后娘娘瞧瞧了。”

    妖医说着,便又作了个

    揖,朝金翎殿方向去了。

    待妖医走后,锦婳勾了勾唇,抬手自空中画出仙呼令来,很快,便将那正在打坐修行的常修仙君,唤了下来。

    “哎呦王上啊!你还真不愧是你母后的好女儿啊这仙呼令都随便用的是吗?真当不要钱随便画啊?”

    “仙君,实在不好意思,打搅了。只是……我按照您的指点,让小姨将妖珠炼化注入到了我母后体内,她就昏过去了。妖医说,得需要仙界的琼液才能好。”

    锦婳说的一本正经,却是令常修仙君登时不悦拧眉。

    “谁说的?她就算身子虚弱,养上个数百年就好了嘛!那仙界的琼液,可是极为珍贵的,岂能随意想给谁就给谁啊?”

    一见这常修如此抠门,锦婳转了转眼珠,随即便自一旁狡黠一笑道:

    “仙君若是不想给,也可以,大不了等我母后醒了,我就说是仙君你告诉寡人,只要我小姨把妖珠给我母后,便可救她性命!看到时候母后会不会去仙界,吼塌你的仙玉阁!”

    “你……”果然,这招还是灵验的。

    闻言,常修仙君先是一愣,随即又不禁笑了笑。

    “真不愧是你母后的好女儿啊!罢了罢了,为了本君能清静些,还是……将这琼液给你好了。”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