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7章:顾一顾你自己

作者:晗七七分类:都市言情
    她也不想这么狠,但妖界不是她一人的妖界。

    无论她身为如今的长公主也好,还是身为日后的妖王也罢,她都不能再心软下去了。

    君王若总生妇人之仁,便永远都不可能治理好天下。

    自狐族被灭之后,异王司琴杨杨也便准备告辞回异界去了。

    连日来,她始终在金翎殿陪伴小乖,开导她。

    其实她知道,小乖心里明白的很。

    只不过有些事,她不愿去面对罢了。

    在得知司琴杨杨要离开后,锦忙亲自将其送到了玄门外。

    “干娘,这次多亏有干娘相助,才能将狐族之乱如此迅速的平息。”

    “哎!说来惭愧,干娘这次,好不容易带了个帮手来,可惜却并未帮上什么忙。最终狐族被绞杀,大部分也都是你们手下妖兵们的功劳罢了。”

    叹了口气,司琴杨杨忙双手搭在锦的肩膀上道。

    “还是要多谢干娘,毕竟,您能亲自带着这么多的异兵前来相助,锦还是心中感激的。”

    锦一面说着,目光不经意间便瞥向了其身后的那一抹黑色的身影。

    似是注意到了锦的注目,司琴杨杨忙转首也跟着望向了赫连寂的方向。

    “怎么?是不是觉得,他和你的芜一哥哥真的很像?”

    闻言,锦只是浅浅笑了笑,随即语带感伤道:

    “不过是长的相像罢了……”

    “若是你觉得遗憾,寡人可以让他留下来陪你的。”

    再没有谁比她更能明白锦对轩辕哲的一番心思了。

    她一路见证了这个傻丫头,为了她的芜一哥哥,于整整三百年间,在凡界、异界和妖界之间不断穿梭着。

    她所做一切,不过都是为了为自己的心上人,积攒福报续命。

    哪怕再难她也始终倔强着不肯放弃。

    问世间情为何物?竟能叫人做到如此地步?

    因此,此刻的她才更希望,力所能及,尽自己所能的,帮帮锦。

    “算了吧!干娘。他终归不是他……即便留下来,又如何呢?”

    “可是……”

    司琴杨杨欲言又止,半晌,却是什么都没说的,便率领着一众异兵离开了。

    望着大军浩浩荡荡绝尘远去,锦一时间慨叹不已。

    算算年纪,她也不过是个一千多岁的小姑娘罢了。

    却没想到,短短数百年间,她所爱且爱她之人,都一一接连离开了她。

    唯一庆幸的是,她还有母后和弟弟,倒也还算是上天眷顾。

    她想,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寻一僻静之地,轻松的生活,不为任何事情所侵扰,依旧保持初心。

    可如今,她身上的担子过于沉重了些。

    爱她保护她的人,一一离开了她。

    如今的她,没有护着她的铠甲,便只能肉搏了。

    她虽为一个弱女子,却自认为不输这世间任何一男子。

    不过是一个妖界罢了,又有什么撑不起来的呢?

    数日后,整个妖界大丧,妖王入葬,妖界百姓纷纷前来送葬。

    按说如白狄这般小小年纪便身陨的妖帝,还当

    真是第一个。

    虽说王室的坟冢不小,可大都埋葬的都是衣冠冢。

    如白狄这般埋入尸骨的,怕是也唯有他自己了。

    “王兄,你放心吧!锦定不负所托,守护妖界,守护天下苍生的!”

    待将白狄尸身下葬后,锦于是身披重孝在先,当着妖界前来凭吊观礼的百姓们的面,郑重其事道。

    该落的泪,她怕是早已在一个人的时候,都流的干了。

    那个自幼便守护在她身边的哥哥,终是为了守护她,而永远的离去了。

    那日当她见到他真身形态之下,背后缺失的一片龙鳞时,她还以为是她眼花了,不觉一阵错愕。

    可直到狐族被灭之后,回到了妖宫,回到了他们之前所居的母后的偏殿时,她才终于恍然间想起了曾经的那段往事。

    那一年,他们都还小,还未飞升渡劫,幻化成人形。

    他们是妖宫中的两条小龙,一个温顺安静,一个活泼好动。一条金龙,一条银龙。

    那时候的兄长,虽然也很宠着她,却并不喜同她一起玩闹。

    总会时常一个人安静的伏在母后的案前,认真的看书上的故事。

    那日恰逢母后同父王一起去异界探望姥姥和姥爷,她便被父王和母后丢给了王兄照看。

    自金翎殿内,她发现了一个可爱的小水滴,晶莹剔透的,她那时还不知道,那个小水滴便是雨滴凝露,凡尘之眼。

    就因为瞧着好看,便嚷嚷着要让王兄和她一起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可那日王兄却正伏书案前读书中故事读的起劲,她唤了好几声他都不理。

    于是,她便如往日一般,飞身过去咬住了他的龙角,硬是让王兄过去瞧瞧那小水滴。

    结果,王兄一挣扎,便将她甩飞了出去。

    她一恼,爬起来甩了甩头,便又扑到了王兄身上,打算继续咬他的龙角。

    哪知这一口下的过重了些,而王兄一个躲闪不及,便被她直接咬在了背上,随后又因王兄惯力的缘故,生生的被扯掉了一大片龙鳞。

    当时王兄疼的不住的叫,那龙啸声响彻整个大殿,她也自责到不行。

    但即便如此,事后王兄也并未责怪她,而是安慰她说:没关系,龙鳞慢慢还会长出来的。

    待父王和母后从异界回来之后,王兄担心她被责骂,于是便谎称,说那龙鳞是他自己不当心剐蹭掉了的。

    当时母后见到他背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心疼的直落泪。

    父王也是板着脸不断的呵斥着王兄,让他日后不要那般毛躁了。

    可只有她知道,王兄都是为了维护自己,才将一切全部自己承担下来了。

    直到她在熟悉的偏殿内,瞧见了那个幼时王兄时常读书的桌案,她才终于恍然大悟,王兄为何这千年来,从未再变回过龙身了。

    原本他金龙的真身该是很漂亮的,可就因为那背部缺失的龙鳞,使得王兄不敢再幻化回龙身,只因怕她内疚自责。

    记得幼时,王兄对她说过的最多的话便是“谁让你是我妹妹呢?王兄不宠着你宠着谁啊?”

    她那时,只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最幸福的妹妹了。

    尽管他只比她大一个时辰,却像是个大哥哥一般,宠着她护着她。

    待白狄丧仪结束后,一众百姓便都跟着自行散去了。

    而天空,也渐渐阴云密布了起来。

    “长公主,马上便要下雨了,还是早些回宫去吧!”

    闻言,小锦缓缓抬头仰望了下天空,却是在看到那云层中不断闪烁着的闪电,愣了神。

    记得王兄飞升渡劫的那一日,也是这样的雷鸣电闪。

    母后担心她被那滚滚的天雷误伤到,便将她锁闭在了房中。

    因此,她并未亲眼目睹王兄飞升的场面。

    只当其被母后放出房门的时候,方才看到了一位翩翩少年,眉宇间带着三分喜悦和三分宠溺的冲他笑笑招手。

    那时候的王兄,是真的英俊,尽管看上去并不是那般高大挺拔,却是有种独特的气质在的。

    “你们先都退下吧!本公主……想在这儿一个人待会儿。”

    自天空收回视线后,锦终于冷着声音吩咐道。

    这两日,母后的身子愈发不济了。

    若非如此,王兄入葬,母后是一定会来的。

    不过,她也能够理解。

    毕竟,母后她先是痛失夫君,而后又痛失爱子。

    换了谁,怕是也会熬不住的。

    只待众人尽数退下,锦才终于忍不住,跪坐在了其陵墓前。

    任凭狂风乱卷在身上,却也如浮萍一般,随风飘摇。

    “王兄,你自小便什么都让着我,怎么就不知道,顾一顾你自己呢?”

    “你说龙鳞总会长出来的,可直到你身归混沌了……龙鳞却也仍然没有重新长出来啊!”

    “我不要你为了我那么拼命!我不要你那么护着我了……”

    “我只要你好好的,好好的活着,然后看着你风风光光的迎娶月淳姐姐为王后!再给我生个可爱的小侄子或是小侄女儿……”

    “王兄,父王死了,为什么你也要丢下我啊?为什么……”

    “这偌大的妖界,你都不管了吗?”

    “你可是妖王啊!为何竟如此的不负责任呢?王兄!!”

    左右四周无人,她便也悄悄卸下了一脸伪装,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梨花带雨,大雨瞬间滂沱了一地。

    她自泥地上跪坐,感受着雨滴一点一滴的砸向自己的身躯,直至将整个身子全部浸湿湿透了。

    “王兄!你从前……从不舍得我淋雨的……可是,我现在淋着雨呢!王兄……”

    “你最爱的王妹……正在……正在淋雨,你不是最怕……我生病了吗?你醒来啊!你快带我回妖宫去……”

    她一边哽咽着,面上的泪珠和雨水混合在一起,皆顺着其白皙的俏脸,一滴滴砸向地面,再融入泥土里。

    “王兄……你要我珍重……可我没有了你,又该如何珍重呢?王兄啊!你怎么那么傻啊?为什么一定……要和人家同归于尽呢?”

    “轩辕澈!!他算个什么东西?他……他又怎么配同我的王兄相提并论……他怎么配和我的王兄……同归于尽呢?”

    她自雨中呐喊,任凭冰冷的雨水和刺骨的风不断拍击着她瘦弱的身子。

    哭了良久良久,直到天都跟着渐渐放晴了的时候,她才终于抬起头来,望着那渐渐退散的阴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