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7章 他缔造了E连

作者:龙战将分类:历史军事
    第一节:E连

    1942年,7月。

    佐治亚州。

    托科阿营地。

    很多来自全美各地、具有不同背景的年轻人,进到了这里,开始了一段段的筛选——在托科阿营地的这段训练期间,一共有500名后补军官、5300名士兵参与了训练,但这个训练周期结束,却只有148名军官通过了训练,而5300名士兵中,只有1800名士兵通过了训练。

    这个训练营地中,有一位叫辛克的上校代州一群军官组建了一支部队,在当时,它叫506团,而在未来,它叫101空降师506团,创建了这支部队的辛克上校,成为了这支部队的首任、唯一一任的团长。

    在506团下辖的营中,罗伯特·斯特雷耶少校,组建并训练着2营,506团2营。

    2营则由D、E、F三个连和一个营部构成。

    在2营的三个连队中,E连一开始并不是最耀眼的一个单位,他的首任连长赫伯特·索贝尔上尉,来自国民警卫队,连内的军官都是在后补军官学校授的军衔,清一色的少尉,除了一个叫做S·L·马西森的军官,在进入这里成为E连的军官前,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后备军官训练队任职,是唯一一个有一点经验军官。

    至于E连内的军士,在这之前他们都是传统的陆军军士,尽管他们都配有银翼徽章,理论上都是合格的伞兵,但事实上,他们和这些新入伍的新兵其实没有太多的区别,唯一比这些新兵强一点的就是他们会立正、会向后转,然后会用这个口令锻炼新兵。

    在未来的很长时间内,他们都在和这些新兵一起训练,一起进步,而到了最后,他们却成为了落伍的人——一共13名军士,在训练结束后,被后来成长起来的新兵晋升的士官替换掉了。

    第二节:索贝尔

    索贝尔是E连的首任连长。

    在入伍前,索贝尔是个卖衣服的商人,对野外活动一窍不通,他的身体不协调,行动总是有些笨拙,怎么看都不是当运动员的料——而这这个名为托科阿的训练营,所有的好兵,都是能成为运动员的,而索贝尔,明显没有这样的天赋。

    从索贝尔中尉变成索贝尔上尉后,本来就严格的他,越发的严格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初次大权在握的原因,他很霸道,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独断专行、容不得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只要看到不顺眼的人,即便人家没有过错,他都会找个理由将其开除。

    尽管这样的好处就是不断训练的E连淘汰掉了所有的不安份子和拖后腿的,但索贝尔的举动,却让部下们慢慢的心寒起来,而自身的不甚优秀,又让他在这个越发团结、越发优秀的团队里,成为了异类——被所有人不喜的异类。

    但在这之前,索贝尔发誓要把E连带成2营最好的连队,带成506团最好的连队。

    事实上,索贝尔做到了,在他严苛、残酷的训练下,E连的所有人,操练的时候比别的连队长、跑得也比别的连队快,训练起来的时候,也比别人更加的起劲。

    他的训练是真的很严格。

    比方说冲刺营地跟前的那座科拉希山的时候,他跑在全连的最前头,还会不断的回头检查有没有人掉队,可他嘴里却从没有好听的,比方说不断的喊着:

    “快呀!快呀!日本鬼子就要抓到你了!”

    而在冲刺完以后,所有人都在等着解散的口令,然后喘一口气,可索贝尔却要求所有人都列队站好、站直,然后依次的检查所有人的动作后,才会下达让所有人解散的口令。

    他满意,但士兵们的不满,却逐渐的累积了起来。

    索贝尔对士兵很严苛乃至残酷,对军官,则更严酷。

    体能训练不仅要求军官和士兵一起做,而且还要加练——士兵们听到“解散”的口令可以回到铺位上,但军官们不行,他们得研究野战教范,然后还得考试。

    凡是索贝尔布置的过的内容,都得考。

    很快,军官们私底下就给索贝尔起了个绰号:黑天鹅。

    特立独行者总是没有朋友的,索贝尔也是如此,在军官俱乐部里,所有的军官都躲着他,没有人喜欢和索贝尔接触,而在E连,因为他的严苛和为了保持自己的权威做出的严厉,导致一样没有人愿意和索贝尔做朋友,没人愿意去打听索贝尔的过去,也没有人想打听。

    倒是有人和索贝尔挺熟,但那不是朋友的熟悉——在士兵们看来,这就是狼狈为奸的熟悉,这个人就是威廉·埃文斯军士长。

    他们两人时不时的勾结起来,在E连中制造各种摩擦,打一个、打一个。

    第三节:温特斯

    温特斯和E连的绝大多数军官一样,都是从后补军官学校出来的,他们仅有少的可怜的军事知识,尽管都挂着少尉的军衔,但在这个要强、连长逼得变强的集体中,他们却在和士兵们一起的进步。

    索贝尔要求的是绝对的权威,绝对的权威让他在E连最终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孤家寡人,但温特斯不然,从没有人见到温斯特少尉装成上帝,和索贝尔一样,温斯特也想要所有人出色,但他人太好了,好到E连的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温斯特失望。

    温特斯用自己的行为获得了士兵们的尊敬,也因为自己始终的尽忠职守,被辛克上校未经索贝尔的意见就破例提升成了中尉——索贝尔觉得自己在E连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所以找了个由头,将检查厕所卫生和伙房值星之类的脏活,全甩给了温特斯这位排长。

    但温特斯却没有怨言的执行了,反而获得了士兵们更多的好感。

    第四节:史蒂芬·雅各布

    史蒂芬·雅各布和其他的士兵一样,都是志愿加入506团做伞兵的,但当其他人还在想着怎么才能站立好、怎么才能左转、右转向后转的时候,雅各布已经将这些动作做得比训练他们的军士更标准了。

    但雅各布的话很少,很孤僻的样子。

    有人试图去调戏雅各布,但第一次只会被雅各布冷冷的看着,不知死活的去调戏第二次的时候,会一脸懵逼的倒在地上,直到好多次以后,大家才发现,雅各布是他们中最不好惹的一个。

    在索贝尔变态到近乎苛刻的要求下,士兵们都在撑着口气坚强的熬着,他们想佩戴银翼徽章,想多拿每个月50美元的补贴——但真正的想法是:

    战争中,他们宁可和一群英雄好汉做陆军的突击队,也不想和那些训练偷懒、疏于训练、害怕吃苦、缺乏斗志的应征者为伍,因为他们知道,战争中,只有和优秀的人在一起,活下去的可能才会更大,而和一群狗熊在一起,很容易自己堕落变成狗熊,然后被人杀死在战场上,成为众多骸骨中的一员,成为阵亡名单上的一员。

    于是,他们就去主动接纳这个孤僻的雅各布,因为在不断的训练中,他们已经发现,雅各布就是一个优秀的人,是和他们一样优秀、比他们更优秀的人。

    优秀的人,总是很吸引所有人目光的。

    就像雅各布。

    索贝尔这头黑天鹅,在所有人的眼中,就是一个变态,可他对所有人都没有过一个好脸色,即便是温斯特,他都会用各种大声的训斥和呵斥来加固自己的权威,但对雅各布,他在开训后没多久,就慢慢的给了笑脸,甚至从没有针对过他。

    实在是雅各布太优秀了——军士们和军官们协力搞出来的训练,雅各布总是第一个吃透的,然后就会像标兵一样,被军士和军官们要求着作为范例,让其他人学习。

    索贝尔最开始曾找过雅各布的碴,雅各布对于连长的找碴没有任何的反抗,但那种无法压制的优秀,让索贝尔慢慢将这个兵竖成了典型,很多时候,索贝尔在教训士兵的时候,都会说:

    “瞧你这愚蠢的样子,如果你有雅各布的样子,我现在就给你下达解散的命令!既然你没有,那你就用汗水去弥补你的愚蠢!”

    如果这是一个平庸的集体,和索贝尔像是另一个极端的雅各布,一定会成为另一个被孤立的对象,但在这里,雅各布不仅没有因为自身的孤僻被人排挤,反而被所有人都在刻意的接纳,每次休息的时候,总有人愿意带着雅各布去放松,直到大家感觉雅各布已经和他们融为一体后,才没有主动记着去喊雅各布了——

    因为他们发现,哪怕是自己忘了喊雅各布,总有人记得把雅各布喊出来。

    第五节:科拉希

    E连内部发生过好几次斗殴。

    但斗殴始终没有影响到E连的团结——这种团结第一次出现,是因为索贝尔的缘故,士兵、军士、军官们团结一起,想在索贝尔的严苛、变态、严酷的训练中活下去。

    但真正的团结,其实还是索贝尔缔造的。

    索贝尔很严厉,他奉行那种一人有过全连受罚的套路——训练时候,有人没有达到他满意的程度,那索贝尔就会让全连陪着不合格的人一起受罚,渐渐地,整个E连习惯了这种风气,习惯了有人有难其他人伸把手的氛围,慢慢的,这种氛围变成了一种名为团结的风气。

    科拉希在印第安语中的意思是“自己干,没人帮忙。”

    这很像是伞兵的状况,于是这个词就成了506团的口号,在之后的战争中,506团经常高呼着“科拉希”去执行命令——但在这个时候,科拉希只有一个意思:

    它就是是营地不远处的那座高地。

    高一千英尺也就是三百多米,跑到山顶就是将近五公里,一个来回就是十公里。

    第一次跑那座山的时候,救护车就跟在后面,上山下山的路上,总能看到跑吐了的人,有人实在受不了了,就停了医护兵的劝告,上了救护车——结果就在当天,他们就被送走了,送出了E连。

    在之后,没有人敢往救护车上走了,而这座科拉希山,就成了E连第一个征服的对象——一直有人掉队的,但士兵们在后来学会了搀扶着掉队的人,很长时间过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掉队了,这座山,也被他们给征服了。

    第五节:郑英奇眼中的E连

    1942年7月,托科阿营地E连组建时候,郑英奇就以史蒂芬·雅各布的身份,来到了这里,成为了E连组建时候的一员。

    但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身边的战友都在走马观花的换人,很多人被大家恐惧、害怕的索贝尔开除了,很多的人又进来了。

    慢慢的,E连的人员终于暂时的固定了下来。

    训练其实是很枯燥乏味的,但郑英奇早就习惯了这种枯燥和乏味,即便他不断的藏拙,但在这里,他依然是鹤立鸡群的那个人——雅各布的优秀全连都是知道的。

    尽管这里的每个人,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归宿,但郑英奇却无法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他甚至不愿、不敢将自己的一身本事显露、教给他们,因为他叫郑英奇,是一员老A——他怕这条线又加进历史当中,他不愿成为这个在后来打压自己“母亲”的恶霸的帮凶。

    军人是最重视国界的人,他……自然不例外。

    浑水摸鱼的训练中,他时时观察着每个人,军官、军士和士兵,都在他的观察之列。

    索贝尔,E连的缔造者,首任的连长自然是在他的观察之列。

    【索贝尔像极了特种选拔集训中的他们,严苛到变态,严酷到残酷。】

    这是郑英奇对索贝尔的感官,但索贝尔却有着自己严重的不足,最大的不足,却是他缔造了E连,让E连成为整个506团最璀璨的一颗明珠,让每一个E连的战士都是最优秀的人,可他自己却没有成为最优秀的人。

    索贝尔用严苛到变态的要求训练着E连,尽管他以身作则,但他从没有想过让自己突破自己的极限。

    索贝尔不认识地图,他没想过去学习,总是依靠自己的副手赫斯特,野外训练的时候,索贝尔问副手赫斯特最多的话是:“赫斯特,我们到哪里了?”

    而经常看地图的士兵们,却总能知道自己在哪——索贝尔的这种白痴似的问法,把自己的短板全暴露在了士兵们的眼皮子下面,却始终没有长进。

    除此之外,索贝尔还极端的缺乏军事经验,实际上,这里的所有人都缺乏,但在训练中,所有的人都在成长,他们缺乏军事经验,但在不断的学习,可索贝尔却始终在固步自封。

    所有人的体能在训练中都在进步,就拿俯卧撑来说,一开始,很多人做不了二十个,但随着训练的不断进行,所有人都在进步——标准是三十个,但很多的人都已经能做到四十个甚至更多了,可索贝尔呢?

    郑英奇观察的很清楚,他的极限就是二十个,每次做到二十个后,他总会停下——他是连长,训练的时候他就是没人敢反驳的暴君,他却没有主动逼迫自己去挑战极限,很多日子过后,索贝尔的水平,依然停留在做到20个俯卧撑就停下。

    还有一次,演习的时候,E连摸黑进入到了林子中,抵达了指定位置后等待敌人进入伏击圈——很容易的任务,只要队伍疏散开进入各自的位置,大家别出声藏好,等敌人来了打就行了。

    但索贝尔却闹出了天大的乌龙!

    一阵风突然刮过,树叶哗哗作响,身为连长的索贝尔却跳了起来,大喊:“敌人来了!敌人来了!”

    敌人……当然没来。

    当时郑英奇震惊的看着索贝尔,不相信这是一个军官可以犯下的煞笔毛病——这是郑英奇当时真正的想法,他甚至用一个惨烈的贬义词来形容这个错误的低级。

    这要是在战场上,整个连队就全完了!

    从那天起,郑英奇就担心了起来,身为伞兵却遇到这样的连长,往后要和德军作战,和二战最强的德军作战,他……心虚了。

    这就是有九条命,估计也不够索贝尔祸祸的。

    严厉到变态、严苛到残酷的索贝尔,因为自己能力的不足,让不断变强的E连士兵,开始鄙夷了起来,但终究因为连长的权威和长时间训练下来的威严,让士兵们默默的承受着和累积着怨气。但郑英奇是真的低估了美军的心态,那天打完靶,一个叫戈登的士兵,莫名其妙的对郑英奇说:

    “我真的想将枪口对准他啊!如果上了战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手不向他开枪。”

    这里的他,郑英奇知道,只能是索贝尔!

    这话,让郑英奇不寒而栗起来。

    战争中,死在自己人手下的基层军官,一定不再少数——误伤误杀,这军队中永恒无法解决的一个问题,可这误伤和误杀中,有多少……是故意的?

    郑英奇默默的观察着,他发现很多的兵,似乎都有和戈登一样的念头,尤其是他们拿着枪的时候,那种扫过索贝尔后的眼神,真正是让人不寒而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