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八章 太子爷你走吧

作者:肉丝米面分类:历史军事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皇孙观政朝堂!


    朱元璋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官员都齐齐噤声。


    改封淮右郡王,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可以说小。


    但现在却要让朱允熥观政。


    观政的时候,可不就有了参政议政的机会了。


    那下一步呢?


    皇帝对那件事的决意,似乎已经确定了!


    面对着众臣的沉默,朱元璋也不恼怒,更没有急躁,而是又轻轻的拍着朱允熥的肩膀。


    目光幽幽的盯着在场的官员们:“诸卿,以为如何?”


    后面本欲开口劝谏的太子爷朱标,目光几度流转,终是闭上了嘴,转头继续去琢磨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大蒜素功效册页。


    在场的官员们,则是纷纷低头思考起来。


    他们在想着,一旦今天这桩有关于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事情定下来,后续会在朝堂上引发怎样的变动和后果。


    改封淮右郡王不过是宗室子弟本就应有的东西,最多不过是郡国有些诽议而已。


    但今天在西安门外,这件事情也有了定论。


    可观政那就不同了呀,这就意味着眼前这位年轻到还没有及冠的宗室皇孙,已经有了掌握权力的资格了。


    只是皇帝的问询还在等着他们,这让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的更加详细。


    吏部尚书詹徽,大概是这里面脑筋转的最快的。


    又或者可以说,他是最能看懂局势的人。


    只见他一下子就抬起头看,随后拱手一拜到底:“陛下圣明,皇孙仁德纯孝,有社稷之功,虽不曾及冠,但古有甘罗拜相,去病封侯。年少却天资绝伦,少年英才。皇孙今日观政,足可谓我大明之盛世景象也!”


    “陛下圣明,皇孙观政,乃应有之事!”


    一时间,中极殿内附和之声此起彼伏。


    不论他们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今天被皇帝架在这里,他们已经无法更改皇帝的心意。


    更何况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皇帝现在对这位淮右郡王已经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算是今天,皇帝将那决定说出口,他们都不觉得意外。


    甚至于,他们更是觉得,今日皇帝只给了淮右郡王观政朝堂的权力,已经是极为克制了。


    看着眼前众官的附和之声。


    朱元璋终于是心满意足,第三次拍起了朱允熥的肩膀。


    随之,身后传来太子爷老爹的轻咳声。


    朱允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过身,跪拜在了老爷子面前。


    “孙儿允熥,谢恩!”


    见着朱允熥这般乖顺的表现,朱元璋已经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连连摆手:“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地上凉。”


    一旁的孙狗儿,立马上前,伸手搀扶住朱允熥,亦是语气欣喜道:“殿下快起来吧,陛下对您可是疼爱有加啊。”


    朱允熥缓缓站起身,对孙狗儿投去感谢的目光,随后便垂手拱立在老爷子身边。


    朱元璋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又如田间老农一般,盘坐在了书案前。


    他观察了一番在场臣子们的表情,随后看向不曾发言的太子爷朱标,在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下。


    朱元璋表情平复下来,平静道:“太子爷你走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