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四章 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作者:吨吨吨吨吨分类:都市言情
    第二天一早江枫便向江卫明提了他想学清蒸青鳝这件事。

    虽然有菜谱教程,但视频教程哪有真人教学来的好用。对于江枫这种突然想学一道菜的行为大家都觉得很正常,毕竟江枫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对于江枫的提议江卫明自然是欣然答应,但他不准备先教江枫做清蒸青鳝,他准备先教江枫吊清汤和高汤。

    泰丰楼的后厨里是常备清汤高汤的,大多数情况下高汤和清汤都是由老爷子亲手来做,少数情况下会由江建康代劳。江家人都喜欢高汤,也都擅长吊高汤,就连姜卫生都能吊得一手还不错的高汤,江枫自然也是会的。

    但会并不代表好。

    能让清蒸青鳝揭盖后香飘50米的秘诀便是出锅之后往菜上淋的那一勺清汤,江卫明深之其中奥义,也知道那一勺清汤的制作比先前的所有步骤都要难,可谓是画龙点睛中的最后一笔。

    清蒸青鳝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其实是时令菜,鳗鱼要到六月左右才会变得肥美,鳗鱼的质量决定着这道菜的质量。江卫明觉得以江枫目前的水平完全学会清蒸青鳝最多只需半个月,所以便想让他这这段时间好好练习一下清汤和高汤。

    江枫对此当然没有任何意见,甚至还有些求之不得。

    清汤和高汤教学就这样被提上了日程,以至于江枫上午在后厨干活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清汤和高汤。甚至在心里还隐隐有些后悔,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把高汤教学看上一看。

    原本这几天中午江枫都是和季月,章光航,季夏还有他家吴总去茶楼里喝茶吃点心,喝茶和吃点心都是次要的,他们主要是想听听章光航给他们八一八罗兰这些年的辉煌战绩。

    眼看就要到3月15日,也就是顶层餐厅的开业日,江枫虽然嘴上说着要在战术上藐视敌人但是该慌的还是慌。

    毕竟他现在都不知道罗兰长什么样。

    是的,他虽然号称很重视敌人,但他甚至没有上网搜索一下罗兰同志,因为他不知道罗兰的全名是什么。

    有一说一,章光航虽然看着像一个高冷帅气从不care俗事的混血帅哥,但讲起八卦来一套一套的,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细节无懈可击,说得那叫一个引人入胜。江枫觉得他要是再早生个几十年,去天桥底下说书铁定能赚得盆满钵满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江枫一边端着碗大口吃着他爹的全新力作——春笋腌菜炒饭,一边四处寻找章光航想跟他说一下待会儿自己不能去茶楼听他说书了。

    本来这事上午他就应该跟章光航说,结果他满脑子都是清汤和高汤把这茬给忘了。

    江枫端着碗在吃饭的地方转了一圈,愣是没找到章光航,不光没看见章光航,连季月也没瞧见。

    难不成他们俩出去约会了?

    江枫心里充满了疑惑,决定去找吴敏琪求解。

    吴敏琪和季夏季月坐在一桌,季夏季雪这姐妹俩的食谱都很统一,以肉为主,菜盘里全是肉,衬得吴敏琪看不见荤腥满目皆绿的菜盘十分萧瑟。

    江枫端着碗过去的时候季夏和季雪正在专攻盘里的粉蒸肉,吴敏琪则是心不在焉地一边吃饭一边玩手机。

    “琪琪,你看见老章和季鸽子了吗?”江枫问道,端着碗坐到了吴敏琪边上。

    “阿月昨天晚上住院了,老章去医院看她了。”吴敏琪道,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跳动打字。

    “住院了?她怎么了,阑尾炎?”江枫一脸惊讶。

    “你没看朋友圈吗?”吴敏琪问道。

    江枫摇头。

    “好像是昨天晚上吃坏东西了,是吧阿雪?”吴敏琪看向季雪。

    季雪嘴巴里含着饭无法回答,季夏积极抢答:“季月姐姐昨天晚上在家里煮咖喱吃坏肚子了,我和姐姐半夜把她送到医院去了。”

    “嗯?”江枫一脸懵逼。

    具体情况季夏也说不清,还是季雪把口中的饭咽下去之后,才跟江枫缓缓到来昨天晚上曲折离奇的剧情。

    大致经过就是季鸽子在完成第一版李鸿章杂烩的漫画之后,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应该奋发图强,画出一版更加精细的让顾客朋友们喜欢,让老板放心,顺便再捞一笔奖金。

    于是季鸽子昨天晚上大半夜没有睡觉,选择熬夜画漫画。

    因为熬夜画漫画,季鸽子顺理成章的在凌晨2点的时候饿了。

    饥饿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如果季鸽子的钱包像江枫一样充裕的话,她没准会和江枫一样选择在大半夜支付昂贵的配送费,点一份华而不实的外卖。奈何年假休了大半个月这个月的工资又还没有发,季鸽子的钱包空空如也,于是她选择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在翻箱倒柜之后,季鸽子收获了白菜一颗,土豆一颗和猪肉一小块以及一盒不知道在家里放了多久,被她无意中翻出来的咖喱膏。

    拥有丰富的在宿舍煮火锅经验的季鸽子选择独自煮咖喱。

    然后她就把自己毒死了。

    季雪和季夏被季月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多,在经历过上吐下泻连跑三趟厕所之后季月才意识到她可能食物中毒了。季雪和季夏把她送到了医院,让她免于因为腹泻脱水死于家中上社会新闻这一悲惨结局。

    据吴敏琪补充,季鸽子现在正生无可恋地躺在病床上打点滴。即使医生已经给她洗了胃,但她还是觉得咖喱味在她胃中翻滚,于口腔之中久久无法消散。

    故事的最后,吴敏琪还贴心的帮江枫翻出了季月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发的朋友圈。

    前一条是:我可能是个厨艺天才,第一次下厨做咖喱就能做出如此完美的成品。[图片][图片]

    后一条是:老娘这辈子再也不吃咖喱了:)

    江枫:……

    好一碗土豆烧肉!

    就是不知道是因为美颜相机还是滤镜太深的缘故,江枫觉得那肉看上去好像没烧熟。

    江枫叹了口气感叹道:“唉,大半夜的吃什么咖喱啊。”

    吴敏琪:???

    你这个大半夜吃麻辣烫的人有资格指责楼上大半夜吃咖喱的?

    “不过阿月这段时间也真是倒霉,上个星期把面霜摔了,前天手机屏幕碎了,昨天晚上又食物中毒。”季雪无奈地道,“昨天晚上我和夏夏送她去医院的时候,她还一直在唠叨她这段时间肯定是水逆运气不好。”

    “水逆是什么?”季夏好奇地问道。

    “水星逆行,说是由于水星运行轨道与地球自转带来的黄道角度差……”江枫解释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季夏根本不可能听懂,因为季雪也是一脸她没听懂的样子,吴敏琪也差不多,当然,其实他也不懂。

    “就是运气不好。”江枫道。

    “阿月最近确实是运气不好。”吴敏琪道,“她刚刚跟我说她刚发现她花呗还欠了2000没还,她一直以为她没欠花呗。”

    江枫:……

    我觉得这是穷的问题不是运气的问题。

    “不过运气这个东西就是这样的,有的时候人就是点背,干什么都不顺心。过了那段时间运气就会好起来,我先前有段时间也是,找工作一直都找不到。”季雪开始跟吴敏琪讨论起了玄学运气。

    吴敏琪赞同地点点头:“对,运气不好的时候真的是做什么事情都……”

    江枫就在边上一边吃炒饭一边静静地听着。

    不过说到运气,江枫突然想到了他那道每100天才能制作一次的无敌幸运buff的红萝卜炖牛肉。

    那道菜他一直没有做过,因为没什么必要。

    一年之中最好的运气一定要用在刀刃上,比如说彩票开奖的前夕。

    刚才季雪说到运气,他突然反应过来红萝卜炖牛肉大放异彩的时候到了。

    如果他在3月15号早上提前来泰丰楼炖好一大锅红萝卜炖牛肉,给后厨全体员工和大堂领导干部每人分一点吃上两口。让大家都体验一把一年之中最好的运气,那是不是就可以顺便提升一下泰丰楼的运气呢?

    既然在实力上不一定能碾压对方,那就从玄学上碾压对方。

    是时候让罗兰同志知道什么叫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