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终端

作者:灰色鱼丸分类:玄幻奇幻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宿舍内,干净得如被舔过一般的饭盒被丢在了垃圾桶里,陆云正一边回味着嘴中货真价实的肉与菜的滋味,一边翻看着终端内的信息。


    先是面包,后是真正的肉、菜、饭,陆云今天算是享受到了原先在郊区,可能大半辈子都享受不到的快乐。


    而当他从终端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像这样的东西在公司基本可以每天吃到的时候,陆云突然之间就对在以太公司的生活有了新的期待。


    陆云赞叹,真不愧是一手创立了居住区的以太公司,这内部的条件果然是外界难以想象的。


    不过,也有一个疑问在陆云的脑海中升起,为什么以太公司要将居住区分割为全然不同的郊区与市区?


    他在离家前遇到的那名女性,她对陆云所说的话仍被后者记在心里。


    为什么M(13)、N(14)区之间仅有一区之隔,生活的世界却是天差地别?


    陆云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他无法获知答案的问题,陆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过去的他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终端上,经过不短时间的阅读,陆云已经对以太公司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虽然因为权限问题,他能知道的应该也不能算太多,但起码已经比在外界的时候了解得清楚多了。


    对外方面,有关以太公司地下的一切对外部都是保密的,原则上除了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之外,所有获知了有关公司地下信息的人都必须经过记忆处理才能离开。


    这甚至包括了在地表工作的员工,而拥有权限等级的员工,除了需要外出和有关以太塔的工作之外,基本都只在地下活动。


    至于为什么以太塔需要权限员工去操作,陆云就不知道了,权限等级E看不了以太塔的相关内容,而且那也不属于外勤部的工作范围。


    而权限等级比陆云之前想得还要重要,这不仅仅体现在终端和职务上,它更是员工作为一个“个体”对公司的价值。


    拿外勤部举例,陆云现在的权限等级是E,能调动的权限等级员工数量为4名F级,20名G级和50名无权限员工。


    不提这在陆云看来算得上离谱的人力调用权限,更夸张的是,如果在行动过程中造成了人员伤亡,除了那4名F级员工,陆云仅需提供名单和数字而已。


    在郊区时,陆云已经通过道听途说对公司作风有了大概的了解,这样的规定,多半是因为除了F级及以上的员工,都只是消耗品。


    陆云想到这,不禁吞了口唾沫,外勤部的工作他通过封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在深入郊区的情况下,确实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终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的权限是不分部门的,也就是说…


    在以太公司的其他部门中,会造成大量伤亡的工作同样时有发生。


    这实在让陆云有些难以想象,以太公司的内部到底是存在什么样的危险才会让公司做出如此规定?


    陆云在这一刻又回想起了走廊上随处可见的安保器械,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


    战后异常。


    退出公开信息一栏,陆云迅速打开了战后异常的相关资料,果然,在最开始就介绍了有关以太生产的资料。


    以太公司地下共有90层,除去-1层纯粹用作办公与上层员工的住宿之外,-2~-90层内都关押着危险等级各异的战后异常。


    -2~-30层为上层,主要负责人为科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F-E。


    -31~-80层为中层,主要负责人为处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D-B。


    -81~-90层为下层,主要负责人为部长,对应战后异常的危险等级为A。


    被公司收容的战后异常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是为什么以太公司敢于将战后异常收押在公司内部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的出逃是没有危险的。


    陆云注意到在战后异常相关的列表中,有一个叫作“收容失效”的选项,没有犹豫,他立刻点开了它。


    与它的标题一样,里面全都是近期有哪些战后异常从收容单元出逃,并造成伤亡的报告,不过因为陆云的权限只有E,他只能看到上层的报告。


    可这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