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4章 进行阻止

作者:老司机吃辣椒分类:玄幻奇幻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那个学姐不停的道谢,高诚却摆摆手不以为然。


    “这都是小事一桩,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高诚压根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觉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谁让自己正好遇上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学姐的东西挺多的,一个人拿回去有些费劲。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室友从这里经过。


    “王凯,你过来,帮忙把学姐的东西放到宿舍里。”


    高诚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室友。


    他们不是特别向往能够介绍一个女朋友吗?这个时候就给他创造一个好机会。


    至于能不能把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勒,没有问题。”


    那个室友开心的帮学姐把东西拿到宿舍当中去了。


    高诚就独自返回了他们自己的宿舍当中。


    今天的躺平计划还完全没有进行,也没有获得一丁点儿的咸鱼值。


    他现在只想利用一切机会进行躺平,快速的获得咸鱼值。


    可是发现这样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每天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之后,发现那个贫困的室友一脸的开心,似乎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看你那么高兴的劲头,是不是发大财了?”


    高诚随口调侃了一句,也并没有当回事。


    “我刚刚在学校的附近找到了一份兼职,收入还可以,改天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


    室友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现在他可以养活自己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高诚本来想要躺平的,可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记得在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室友就非常卖力的去兼职。


    可是有一次就被人给坑了。


    表面上听起来给的工资挺诱惑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没拿到。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穿的光鲜亮丽,口袋里也非常的有钱,但是却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


    室友帮助那家人补习非常的卖力,可是最后他的孩子故意不答题,拿了零分。


    这就是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一个套路,孩子得了零分,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室友的。


    还记得当时,高诚也非常的气愤。


    麻绳专捡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室友本来就生活的非常的艰难,却遇到了那样没有良心的人,高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我下午就可以去面试了,终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兼职。”


    贫困的室友聊起这个方面的时候就津津有味,那可是他的希望。


    可是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不光不会带来任何的希望,还会给他带来痛苦。


    高诚本来想直接了当的把情况说出来,可是生怕这个室友会不相信。


    那样一来的话,也显得自己有些未卜先知了,自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就连高诚都不敢确定,这家人是不是室友上辈子碰到的那家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