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算我一份

作者:尝云分类:玄幻奇幻
    “你说你师傅……只是普通人?”

    看着老道在山下大开大合,或一剑,或三两剑斩杀一位蹈虚高手,袁修不由想起当初陆小悠请自己吃红薯干时说过的话,震惊问道。

    好一个普通人……

    陆小悠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啊……师傅怎么会突然这么厉害。”

    她自己也被老道突然的变化搞懵了,而且刚才老道对她说了句‘我时间不多‘,更让她心神不宁,有些失神。

    突然,她站起身向山下跑去。

    袁修和尝云莫名其妙,也急忙跟上。

    等他们到时,那四人已然伏诛,皆死在老道剑下,连带剩下的几头妖族,也被一并解决。周不惑和王雄则伤势不等,前者好些,后者被斩去了一臂,脸色苍白如纸。

    老道立在半空,道袍随风而动。

    “师傅,你没事吧?”

    陆小悠跑过去,仰望着半空中的老道,小脸满是担忧。

    周不惑和王雄的脸色,则有些凝重。

    老道回过头,苦笑道:“可惜呀!”

    众人都是一愣。

    老道又说:“小悠,接好!”

    陆小悠满脸不解。

    老道不言,突然张开双手,浑身轻轻震了一下,而后无尽的元气从体内散出,吹得道袍鼓涨,像是以他为中心,起了一股狂风。

    同时,还有一股极摄人的莫名气息,也随之扩散开来,方圆数十里内,一切飞禽走兽,皆惊恐的鸣叫,远离这个方向。

    兽潮逆转。

    周不惑轻叹一声:“自散修为……”

    “师傅……”

    陆小悠仰着头,两行泪珠突然滚落。

    袁修急忙问:“队长,为什么会这样?”

    周不惑看着空中的老道人,轻声说:“老道长读了数十年道藏,其实也是一种修行,只是修的是神识,他的神识强度,或许早已达到了蜕凡甚至更高的境界,只是并未冲开祖窍。”

    “直到刚才他才开窍,积攒数十年的修行,一朝爆发,才能直入蜕凡境。”

    “佛宗有顿悟一说,大抵如是。”

    “但这种方式,只能算与天地借力,那么短的时间里根本来不及分辨清气与浊气,若是时间长了,必然妖化。”

    “所以,他只能自散修为。”

    说到这里,他对着半空中的老道人深深一揖。

    袁修听得诧异不已,还能这样?

    “那……会有危险吗?”

    周不惑微笑道:“应当不会,毕竟只是散去借来的力量,说不定还是好事,老道长今日冲开祖窍,日后真正开始修行,必然一日千里,毫无阻滞。”

    袁修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半空中的玄微似乎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笔直坠落下来,好在陆小悠一直紧张关注着,连忙把师傅扶住。

    老道脸色苍白,看陆小悠脸上泪痕未干,笑道:“放心吧丫头,为师没事。”

    “嗯……”

    陆小悠用力点点头,这才绽出个笑容來。

    师傅有没有修为不重要,没事就好。

    可很快,她神情一变,扭头看向远处的小村。

    适才玄微散尽修为,导致兽潮受惊退散,山林中已经安静下来,小山村里却不断传来哭喊声。

    “师傅,我去看看。”

    陆小悠让周不惑扶着玄微,自己则快步向村里跑去。

    袁修犹豫了下,也跟了过去。

    撕心裂肺的哭喊,随着两人走近,愈发清晰,两人不由加快脚步,等跑到村口时,都不由停下了脚步。

    村中,大量的房屋倒塌,一片狼藉。

    更惨的是,有不少人横躺在四处,男女老少都有,多是被野兽所杀,而后又被兽潮践踏,大多已看不清本来面目,血肉模糊。

    幸存的村民哭喊着寻找自己的家人,有人找到之后,哭得晕厥过去。没找到的,则失了魂似的四处乱窜。

    “儿啊……啊!你叫为娘怎么活啊……”

    一个母亲抱着千疮百孔,早死去多时的儿子,哭声震天。

    一个庄稼汉子,沉默的捡起家人被践踏得破碎的尸骨,一言不发,泪水却止不住的往下滚。

    类似的场景,比比皆是。

    袁修和陆小悠都呆住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掐住了他们的脖子,以至于呼吸困难,说不出一个字来。

    陆小悠一言不发的走进村里,没多久,突然停了下来。

    前方,三条人影躺在那,一个是壮年男子,尸体早已破烂不堪,看不出面容,还有一个半大小男孩,也躺在血泊中,尸体已然僵硬。

    旁边还躺着个病态的妇人,倒没受伤,脸色苍白的晕厥过去,似是受了极大刺激的缘故。

    “二冬……”

    陆小悠呢喃一声,怔怔的看着那男孩。

    上午时她还去过他家,买了几条腊肉,小男孩一口一个小悠姐姐的叫着,还说好做完家里的活,就去观里玩。

    陆小悠蹲下去,抱着男孩的尸体,泪眼模糊,近乎呓语的说:“……二冬,我会给你报仇的……姐姐一定给你报仇,一定……”

    身后,袁修沉默的看着。

    坦率的讲,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正义感爆棚的青年,如无必要,他甚至不愿和任何人为敌——更何况,这次的敌人是李景行。

    都是小人物,活着就行了。

    可此刻看到四周宛若地狱一般的场景,袁修忍不住的胸膛发热,似有满腔的火,无处宣泄,灼烧着脏腑!

    所以他说:“算我一份。”

    ……

    ……

    两天后的清晨,袁修站在长生观门口,眺望山下。

    小村里死去的人,早已被安置下葬,活着的人,则已经开始修补被兽潮毁坏的房屋,灾祸已经过去,日子仍要继续。只是村里虽然忙碌,却鲜少听见人声,无论在做什么活,大多数村民都保持着沉默。

    兽潮过去了,伤痛却没有。

    大概永远也过不去了。

    不多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所有人都出来了,陆小悠手上还跨了个鼓囊囊的小包袱,阔刀斜背在身后。

    “师傅,不用送了。”

    走到观外,陆小悠回头对玄微说,小脸上神情疲惫。

    老道长嘴角扯出个微笑,叮嘱说:“去了道院,可得好好学东西,你那脾气也收收,别惹祸,听到没有?要是让我知道你不听话,看为师不打你屁股……”

    往常对这些唠叨最不耐烦的陆小悠认真听着,不时点点头。

    “周先生,此去渭城,多保重。”

    一边,王雄也对周不惑说。

    他左臂空空,伤势已经止住,但脸色还有些苍白。之所以如此匆忙的离开,也是他的提议。

    李景行派来的人,全军覆没,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派人来,所以才提议周不惑等人尽快离开。

    而他,则是决定在附近找个山洞隐藏起来,以防李景行再派人来,对老道长和普通村民下手,观望一段时间才会离开。

    “师傅,你要好好修炼啊!”

    最终,陆小悠也忍不住对老道长叮嘱了一句。

    老道作势欲打,瞪着眼说:“还教训起师傅来了!”

    陆小悠嘻嘻一笑,离别的气氛也冲淡了些。

    “走吧。”

    周不惑取出毯子模样的御空符器展开来,袁修尝云和陆小悠都站了上去,才悠悠上升,破空而去。

    陆小悠不断的对师傅挥手,直到再也看不见老道和长生观的影子,才怅然若失的坐下来。

    “出了山,我便往西去渭城,你们三个,就往北去吧。”

    周不惑忽然喊道:“尝云。”

    尝云连忙抬头:“队长?”

    周不惑:“你做了一年多的镇守,可惜长安关于遁道的书籍不多,算是耽误了,此去道院,才是你真正学习遁道的契机,但若为长远打算,还是兼修些上阵杀敌的手段为好。”

    尝云连忙点头称是。

    周不惑又喊道:“小悠。”

    “在的。”陆小悠抬起头。

    周不惑:“我知道,你对李景行有怨气,我们又何尝不是呢?但要切记,修行重在坚守本心,不为外物所扰,切莫让这件事长期郁积心中,影响修行,若真如此,何谈报仇?”

    陆小悠闷闷的应了一声:“是。”

    周不惑摇头轻叹,最后看向袁修。

    袁修连忙正襟危坐。

    周不惑看了他一阵,才说:“袁修,我曾怀疑你是邪修安排进天庭的暗桩。”

    “呃……”

    袁修愕然,这件事其实他早有猜测,只是没想到周不惑会如此坦然的说出来。

    “不过,后来我想清楚了。”

    周不惑说:“这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我也不想因为一些猜测,便耽误你的前程,所以巡守使要举荐你们去道院,我并未阻拦。”

    袁修没说话。

    周不惑接着说:“你天资卓绝,我们小队无人可及,所以许老才会把易术传给你,而道院,才是你真正崭露头角的地方,我也没什么可教你的,只望你记得,既然修的天庭的法,你便是天庭的人。”

    袁修一愣。

    队长还是没彻底打消对自己的怀疑,在敲打自己吗?

    “我不会忘的。”

    袁修直视着周不惑的眼睛,认真说。

    他理解队长,虽然他修的不是天庭《道经》,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自己不是邪修的暗桩,但有些事情不是靠说的,而是如何做。

    “诸子云笈,一切都因此而起……”

    袁修思忖,所有的一切,都因诸子云笈而起,确切的说,是因为那个把诸子云笈教给自己的神秘人。因为他,自己成为了修行者,可也是因为他,自己遭到了怀疑。

    找到他。

    袁修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人!

    “好了,就到这里吧。”

    周不惑的声音把袁修拉回神来,他停下御空符器,遥指北方。“此去道院,还有千里左右,路途相对安全,但也不可大意。”

    “知道了,队长。”

    陆小悠说,刻意加重了队长二字。

    她取出自己身上携带的御空符器,展开后,三人跳了过去。

    两边相对沉默片刻,袁修和另外两人同时拱手一揖,齐声说:“队长保重!”

    “好。”

    周不惑笑了,目光带着莫名的神采,“当讲的我都讲了,也许下次见面,我就不是什么队长了,我们是……袍泽!”

    说罢,他驾驭符器转身望西而去。

    书生意气风发。

    他身后遥远的地平线上,朝阳刚刚升起。

    ……

    ……

    ……

    感谢【南墙】的第一个打赏,萌新受宠若惊~

    第一卷《见天地》结束了。

    袁修也算是见识了这天地的一角。

    第二卷暂定名:继绝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