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0章:贾张氏满院诉苦

作者:毛遂爱吃辣分类:玄幻奇幻
    娄家二楼的阳台上,娄晓娥看着许大茂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家。


    娄夫人:“还看什么呢,这一家子全是骗子,你不会后悔了吧?”


    娄晓娥:“我后悔?我后悔许大茂的父母,经常指桑骂槐的说我是不下蛋的鸡?”


    “后悔许大茂时常给我甩脸色,后悔他背着我,找了那么多女人?”


    “我那不是犯贱是什么?要说后悔, 也是后悔没早点醒悟过来。”


    “要不是想让他身败名裂,一开始我就同意我爸的意见了。”


    母女两个证聊着呢,娄老板进来了。


    “爸,你说过要帮我,让许大茂净身出户,一无所有的离开。”


    “可是您刚才为什么, 不趁机让他们把房子吐出来。”


    娄老板:“晓娥,你非常不对劲, 为什么要执着于那两间房子呢?”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我们说,连我和你妈都瞒着?”


    娄晓娥:“才没有呢,我就是住那边的大杂院,每天都感觉挺热闹的。”


    “把房子留下来,我想起来的时候,可以去那住两天。”


    娄老板夫妻两个互相看了一眼,暂时没有往下追着问。


    过去住两天是什么鬼话,就算是前夫也足够丢人的。


    不过女儿的这个情况,已经被他们记在脑子里了。


    .


    四合院今天晚上非常的热闹,许大茂父母回来以后。


    被二大妈给发现了,她想起了自家老爷们说的话。


    所以对许大茂父母不但没有挖苦,反而热情的请他们去家里坐坐。


    随后三大爷一家子也过来了,两家互相这一抬价。


    他们两口子心眼活了,当即说自己在考虑考虑。


    出门以后直接上街道办去了,希望官方帮他多联系几户人家。


    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有房的和没房的, 行成了两个状态。


    不光是四九城是这个样子,全国各地差不多都是这个情况。


    城市的户口和工作方面,就是卡的再紧,也总有关系户能进来。


    但是房子它可不会变出来,是多少就是多少。


    除了进城的人群以外,这个时候还没有计划生育,各家都是可着劲生。


    每个城市的住房都不够,一家五六口人,挤在一间单身宿舍里,这都是很正常的事。


    这也有了后面20多年里面,不管是哪个企业或者单位。


    全都开始大面积建房、分房,这不用商量的全国性统一动作。


    四合院里面,许大茂父母都走了很久。


    大家还在议论,不过这次就不是什么好话了。


    到了快睡觉的时候,傻柱又喊贾张氏过去倒洗脚水。


    进屋以后和昨天一样,倒完水就让暖被窝。


    贾张氏要不是惦记着傻柱的手艺,今天连洗脚水都不给他倒。


    竟然还像让她白白的暖被窝,这次连门都没有。


    贾张氏倒好洗脚水,一声不吭,直接摔门而出。


    傻柱当然不干了,追到院里就要打贾张氏。


    “打死人了,傻柱要把我给打死了。”


    贾张氏挨了一巴掌,直接就躺倒地上,开始嚎叫。


    “我不活了,傻柱天天打我,这日子没发过了。”


    等大家赶到院子里的时候,傻柱揪这贾张氏的头发正要往屋里拖呢。


    刘海中遇到这种事跑的最快,更何况他到现在还没有睡觉。


    跟二大妈两个人在家里面,商量许大茂的房子呢。


    “傻柱,你这是要干什么?快点把你媳妇放下来。”


    “二大爷,这是我们的家事,你还是少管的好。”


    “自己的一地鸡毛,还想来我面前耍威风,呸。”


    刘海中:“傻柱,你...你放肆。”


    这时候院里的其他人也都到了,纷纷指责傻柱。


    “傻柱,她可是你老婆,你怎么能下这样重的手呢?”


    “就是,你们昨天晚上不是还挺恩爱的吗?,今天怎么就翻脸了呢?”


    “我知道,傻柱今天在厂里被一大群人看瓜,心里不舒服,才打的贾张氏。”


    “会不会说话,现在叫何张氏,或者贾何张氏。”


    “哈哈哈....,咋还弄出个小鬼子的名字呢?”


    “那棒梗叫什么?贾何梗?还是叫贾何傻梗呀?”


    话题越来越偏了,不但大家都乐的不行。


    就连在房间没出来的韩立,也乐了好一会。


    人才呀!


    傻柱气的直哆嗦,但是也不敢动手打一群人。


    只见他抬起脚,照着还躺在地上的贾张氏身上。


    哐.哐就是两脚。


    “傻柱,快点住手,几个大爷都在呢,你还敢行凶。”


    贾张氏:“哎呦~打死我了,我的命好苦呀。”


    “三位大爷可把我给害死了,非要劝我嫁给傻柱。”


    “早知道我当初就去告他,把他送进去。”


    贾张氏这话,让旁听的几位大爷不乐意了。


    刘海中:“这话可不能乱说,当初明明就是你,想要棒梗学傻柱的手艺,这才主动提出嫁出去的,现在竟然反过来咬我们一口。”


    阎埠贵:“老刘说的对,人可不能没有良心呀。”


    易中海:“棒梗奶奶,你要是在胡说八道的话。”


    “我们就不管了,你们两口子随便闹去吧。”


    贾张氏也豁出去了,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们要是不管的话,我真会被傻柱打死的。”


    “他昨天晚上就打的我浑身疼,养了一天刚刚好点,这又开始打我了。”


    “等到傻柱把我打死了,我一定把你们都叫下去陪我。”


    “棒梗奶奶,我听大家说,你们昨天晚上不是听恩爱的吗?”


    一听大家说这个,贾张氏哭的可伤心了。


    院里的有心人发现,她这次好像不是干嚎。


    听着贾张氏磕磕绊绊的话讲完,下面是一阵议论声。


    “这算什么?这个不跟旧王朝。那些地主老爷一个做法吗?”


    “是呀,这是把棒梗奶奶当成暖床的丫鬟了。”


    “是暖床老太婆,不过棒梗奶奶那么胖,暖热的地方也大吧。”


    “哈哈哈......。”


    刘海中:“傻柱,本来你们两口子的事,我们是不会管的。”


    “但是你现在的行为非常危险,是典型的封建主义的复辟。”


    “是开历史的倒车,要是不惩治你一下,你是不是还想当皇上呀。”


    “来几个年轻人,把傻柱给我抓起来,交个保卫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