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8、

作者:夜上弦分类:历史军事
    曹元直的心情非常不好。

    一回到家中就在书房大发雷霆,不知道打烂了多少花瓶桌椅,外面的下人吓得瑟瑟发抖,连他最亲近的人此时都不敢靠近他。

    本来今日在布行商会,曹元直认定这一次皇家丝绸供应商的名额最终会落在柳家的身上。

    但奈何结果强差人意,半路上杀出了秦舒跟三皇子殿下,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最终导致柳轩的手段被揭穿,彻底失去了丝绸供应商的名额。

    最郁闷的是他亲手抓了柳轩,却有秦舒的警告在前,他哪怕身为沧州太守,也不敢随意放人,还要秉公处理这件事情。

    这让他很是头疼。

    他很清楚,一旦他真的按照秦舒的话秉公处理这件事情,柳轩的下场不言而喻,单单是一个冒犯皇家威严的罪名,最少都是要发配充军的。

    然而他一旦真的这么做了,柳家的那位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发泄了一会儿之后,曹元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揉着眉心,思索着要如何处理此事。

    就在这时。

    敲门声传来。

    曹元直刚平静下去的怒火,刹那间又冒了起来。

    这些下人真是越来越胆大了,不知道这个时候来招惹自己就是找死吗?

    “进来。”曹元直冷冷喝道,声音冰冷没有丝毫感情。

    嘎吱。

    房门被推开,一个嘴角长了两撇胡子,瘦得跟条竹竿一样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长得贼眉鼠眼,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时时刻刻都在打什么坏主意。

    男子走进来之后,不等曹元直发怒,便飞快说道:“太守大人,外面有人求见……”

    曹元直刚要发火,听到这话眼睛顿时微微眯了起来。

    这个时候,谁会来求见?

    “不见,让他滚!”曹元直说道。

    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这个时候无论是谈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丝毫兴趣。

    男子闻言身体一震,连忙应是,然后就要准备离开。

    曹元直却心中一动,说道:“等等……”

    男子停下脚步,转身一拱手,恭敬等待太守大人的下文。

    “来的是谁?”

    “那人小人不曾见过,不过他自称姓柳……”男子恭敬说道。

    姓柳?

    曹元直瞳孔微微一缩,沉声说道:“你去将他请进来,客气一些,注意你的言辞。”

    “是。”

    ……

    ……

    房门再次被推开。

    一道身影缓缓走了进来,他的步伐稳健而有力,脸色平静,哪怕这里是堂堂沧州太守的书房,似乎也并不能让他有丝毫的局促。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一袭蓝衣,面相跟英俊不搭边,但也算不上难看,算是比较普通的那种。

    然而他身上的气质却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那种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世界上没有多少事情能够让他色变。

    他走了进来,四处打量一下,淡淡说道:“久闻太守大人向来为官清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曹元直的这个书房的装扮虽然算不上是富丽堂皇,但也绝对算不上简陋。

    无论是墙壁上挂着的字画,以及摆放的桌椅,都不是寻常百姓能够买得起的。

    所以这句话落下,曹元直的脸色便是微微一变。

    不过他却是罕见地控制了自己的脾气,反而笑着说道:“柳兄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他堂堂一个州府的太守,然而却称呼对方为兄,由此可见,对方的来头并不简单。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他像是回到自己家里一般,径直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拿起来闻了一下,赞叹道:“好茶。”

    说完一饮而尽。

    “柳兄若是喜欢这茶,等会儿你离去的时候,便带一些走就是了。”

    曹元直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他的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因为对方的到来,事实上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然而对方来到了并没有丝毫的着急,这就让他有些不解了。

    毕竟,若是换成了自己的儿子被抓,定然不会如他这般平静。

    “如此就多谢大人了。”中年男子放下茶杯,微笑着拱手说道。

    他越是平静,曹元直越是感觉这样不对劲,他忍不住说道:“柳兄,想必柳轩贤侄的事情你也已经知道了,不过这件事情已经被秦舒大人以及三皇子殿下关注,我即便是想放了柳贤侄也无能为力,不过柳兄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柳贤侄的安危就绝对不会出纰

    漏,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这个中年男子,赫然就是柳家现任家主,柳轩的父亲,柳寻。

    没有等他说完,柳寻忽然上前一步,说道:“犬子之事暂且不去理会,我今日来此,主要是想要跟曹大人做一笔大生意。”

    曹元直一愣。

    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说,今日来此的目的竟不是为了让自己想办法救他儿子,反而要跟自己做生意?

    他一时间吃不准对方的真正目的,于是也平静了下来,缓缓说道:“柳兄是生意人,要做生意我可以理解,不过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是沧州府太守,是朝廷命官,如何能跟你做生意?”

    柳寻微微一笑,说道:“大人一旦与我做成了这笔生意,到时候要多少银子就有多少银子,要多少人就有多少人。”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

    立刻让曹元直的眼中爆发出一团精芒。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柳寻的对面坐下,亲自给他斟了一杯茶,笑着说道:“说说吧,是怎么个大生意?”

    虽然他是沧州太守,而且算不上清廉的好官,所以银子对他来说并不是很缺的,但也不至于到手的不要。

    沧州是庆国的边境州城,连接云国与赵国,也注定了这里是很混乱的州城,平日里马贼以及各种小战争层出不穷,在这里银子固然重要,然而更加重要的却是人马。

    因为只有兵马,才能够将这里守护得固若金汤,才有兵马,才能让曹元直的心中有安全感。

    现在柳寻提出的生意,说又有银子又有人,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